中超风云下载 中超足球官网直播360 2011中超积分榜排名 2014中超颁奖典礼 鲁能中超赛程 中超直播网360 2016年中超赛程表下载 中超直播表 2017中超积分榜最新排名 中超足球赛直播 2018中超最新排名 2018中超联赛积分 中超海报 中超预备队2018积分榜最新 江苏中超电缆股份有限公司
全本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邪龍道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血脈

第二百四十七章 血脈

推薦閱讀: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帝王燕:王妃有藥逆天狂妃:杠上冷邪冰帝逆天狂妃:禁欲王爺,好悶騷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女生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黑漆漆的虛空中,只有遠處十幾點拇指大小的星光閃耀。一條破破爛爛的已經建造了三百多年,足夠回爐當廢鐵煉的礦工船掙扎著朝前飛行。艦船的尾部噴口噴灑著淡淡的藍色光焰,火焰一時強一時弱,哆哆嗦嗦的,就好像瀕死之人的呼吸,有一種上氣不接下氣的感覺。不時還有一團紅色雜炎伴隨著細小的碎片噴出,這是引擎機組的某個鍋爐又爆缸了。

    就在這條破爛的好似隨時都能解體的礦工船上,卻駐扎了一支一千人的最精銳的希斯帝國禁衛軍官兵。所有官兵都全副武裝,身穿整套的戰甲,手持各種高能兵器,三班倒的在艦船的船長休息室外輪值。

    寬敞但是臟兮兮的休息室內,希斯帝國前任皇帝塔爾塔.希斯和自己的幾個兒子、叔伯兄弟圍坐在一塊兒,一行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都有一種人生若夢不堪回首的感慨。就在幾個月前,他們還站在希斯帝國的權力巔峰,可是眼下,他們都成了被流放的帝國囚犯――更加可惡的是,用來流放他們的,居然是這么一條破破爛爛的老古董。

    塔爾塔.希斯游離的目光掃過了自己身邊一堵墻壁上某些干涸的不明液體留下的痕跡,不由得厭惡的皺起了眉頭。休息室內彌漫著一種古怪的味道,那是不知道什么怪異的腥臭味和汗腥味、腳丫子味道、體臭味混在一起后發酵而成的混合味道,這股怪味讓塔爾塔.希斯想要嘔吐。養尊處優的他,什么時候見過這樣可怕的地方?

    不知道過了多久,塔爾塔.希斯突然站起身來,大不走出了休息室。

    數十柄高能槍械立刻對準了塔爾塔.希斯全身,一名禁衛軍將領謹慎的走上前,朝塔爾塔.希斯行了一個軍禮:“陛下,請您回去!”

    塔爾塔.希斯威嚴的看了一眼這個將領,低沉有力的喝道:“我有和帝國命運相關的重要事情交待給海利斯,我要和他通話。”

    塔爾塔.希斯的目光凝實而有力,宛如兩柄長槍刺在了這個禁衛軍將領的臉上。畢竟是在希斯帝國的皇帝寶座上盤踞了這么多年的前任皇帝,塔爾塔.希斯雖然被廢掉了全部的力量,可是那股子威風和煞氣依舊存在。這名禁衛軍將領幾乎是本能的立正行禮,畢恭畢敬的答應了他的要求。

    礦工船的指揮艙內,幾名負責押送的六星級能者正圍著一張小圓桌喝酒作樂,看到塔爾塔.希斯被人帶了進來,他們也只是朝這邊看了一眼,沒有多說一句話。他們的任務只是阻止這些被流放的人不要逃脫就行,至于其他的事情,他們一概不理。

    塔爾塔.希斯站在了通訊器前伸出了右手,他中指的皮膚突然裂開,露出了一截白生生的指骨,上面套著一枚用淡黑色的半透明晶體制成的指環。精巧的指環緊貼著塔爾塔.希斯的骨頭,上面用某些銀色金屬線勾勒出了一個小巧的徽章,那是一頭生了三個頭顱、背后有著六對肉翅、面容猙獰可怖的巨龍圖像。

    一旁的禁衛軍將領眼神一凝,伸手就去抓塔爾塔.希斯的手腕。

    可是塔爾塔.希斯的動作更快,他手指一抖,指環上就射出了幾根極細的黑色游絲刺進了通訊器,緊接著一道光幕就從通訊器上落下,一頭霧水摸不清頭腦的海利斯.希斯就從光幕上出現。

    通訊被強行接通,正在和芙雅.冥商討一個聯合商港的選址問題的海利斯大為驚怒的發現出現在光幕中的,是自己已經被流放,正應該在流放的路上,此刻應該已經快到達希斯帝國最荒蕪的一片邊境線的父皇塔爾塔.希斯。略微呆滯了一陣,海利斯對著押送塔爾塔一行人的禁衛軍將領咆哮了一陣,痛斥了他們的無能和瀆職,隨后才冷漠的問塔爾塔到底有什么事情找他。

    如今的海利斯可是帝國皇帝,所以他每天都要處理大量的事務,他很有點不耐煩,好似打發叫花子一樣對塔爾塔說,如果他想要在流放地過得舒適一點,他會交代那個流放星附近的正在一個礦產星上開掘金屬礦的小商會照顧他一點。

    塔爾塔.希斯搖了搖頭,他晃了晃右手中指,笑呵呵的詢問海利斯是否忽略了什么問題。比如說,已經被流放,身上所有電子設施都被洗扒干凈的他,為什么能這么輕松的進入希斯帝國的絕密通訊系統,而且還打斷了海利斯和芙雅.冥的遠距離通訊會談。

    海利斯呆住了,他呆呆的看著塔爾塔,一股寒氣從心底冒了出來。

    “難道,您還抱著復辟的希望么?”目光凝視著那枚詭異的黑晶石戒指,海利斯冷笑道:“交出那枚戒指,將希斯帝國的所有國家機密交給我,我可以考慮讓你回到燕京,起碼做一個富貴無憂的親王是可以的。”

    ‘富貴無憂’的親王?塔爾塔輕輕的搖了搖頭,他譏嘲的笑道:“海利斯,我的兒子,你纂位的過程很精彩,很犀利,很直接。可是,你怎么說出這么幼稚的話來?一個富貴無憂的親王和高高在上的君王,兩者之間,能比么?”

    用力的握緊了雙手,塔爾塔冷聲道:“屬于我的,我要全部奪回來。那些敢于幫你做亂的人,那些居然投靠你的叛徒,必須受到懲罰。”

    海利斯驚惶已經無法掩飾,他指著塔爾塔厲聲高呼,要指揮艙內的禁衛軍將領和那幾個六星級能者立刻處決塔爾塔。

    “不!”塔爾塔卻高呼了一聲,他舉起右手,大聲問道:“你不想知道這枚戒指的故事么?你不想知道這枚戒指代表著什么?你不想知道為什么我要在快要來到我的流放地的時候才找你說這番話么?”

    沉默了一陣,忐忑不安的海利斯‘大度’的制止了正要爆起出手的押送者,示意塔爾塔可以繼續說下去。

    塔爾塔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的胸膛都高高的聳了了起來,他慢吞吞的對海利斯笑著,解釋這枚戒指是一個代表了某個神秘組織‘宗老會’正式血裔成員的身份證,在他們宗老會圈子內,這枚戒指被稱之為‘血裔之戒’。而塔爾塔擁有的這枚血裔之戒上,則是集成了希斯帝國所有國家防御系統、通訊指揮系統主控超腦的后門芯片。

    擁有這枚戒指,哪怕已經被趕下了皇位,塔爾塔依舊能發揮出等同于一名皇帝的權勢。

    至于塔爾塔為什么要快被押送到流放地才突然和海利斯述說這一切,是因為‘宗老會’在希斯帝國邊境有三處聯絡點,其中一處就靠近海利斯為塔爾塔挑選的流放地。這三個聯絡點全部都位于希斯帝國最荒蕪最偏僻的邊境線附近,如今卻成為了塔爾塔的救命稻草。

    看著得意洋洋的塔爾塔.希斯,海利斯厲聲呵斥道:“殺了他!”

    幾名六星級能者和那禁衛軍將領同時撲向了塔爾塔,他們用盡全部的力量對塔爾塔周身要害發動了攻擊。

    古怪而得意的笑了笑,塔爾塔雙眸中紅光一閃,他古怪的低聲咕噥了一句:“血脈基因,解封……百分之五十能量釋放!”

    ‘卡嚓’幾聲,塔爾塔的臉上冒出了十幾片拇指大小的盾形鱗片,鱗片色澤黝黑,上面還生了錐形的尖銳凸起。他的十指中突然探出了長有一尺的尖銳爪子,那爪子看上去就是爬行動物特有的利爪,漆黑的爪子上正釋放出淡淡的幽光。他的脖子則是變成了一尺多粗,過于粗大的脖子上青筋蠕動,緊接著他的喉結部分迅速的顫抖了一起,鼓起了一個碩大的臃腫。

    ‘嗷嗷~哈歐~’,塔爾塔酣暢淋漓的大吼了一聲,隱隱聲波帶著令人魂飛魄散的恐怖精神沖擊向四周瘋狂奔涌。首當其沖的禁衛軍將領和幾名能者還有指揮艙內的數十名禁衛軍士兵七竅中同時噴出鮮血,腦漿都順著血流噴了出來,在地板上滴滴答答濺出了老遠。恐怖的精神沖擊橫掃這條破爛的礦工船,瞬間震死了船上所有負責押送的禁衛軍官兵,震暈了和塔爾塔一起被流放的眾多皇親國戚。礦工船本體也受到了巨大的損害,一些重要管道被震碎,慢吞吞飛行的礦工船逐漸的在虛空中停下。

    因為臉上生了鱗片容貌變得格外猙獰的塔爾塔.希斯劇烈的喘息了幾聲,張口噴出了一道帶著濃濃熱氣的鮮血。他朝光幕上目瞪口呆的海利斯擠眉弄眼的笑了笑,得意的直起了身體。“摧毀我的原能就足夠了么?不,還不夠!我的兒子,我繼承的血脈還賦予了我另外的強大能力,這種血脈中蘊藏的神奇能量,是你永遠都無法想像的。”

    得意的舉起右手,塔爾塔.希斯獰笑道:“沒有血裔之戒,你永遠感知不到我們擁有的血脈,也無法催發那股神奇的力量!不過,真可惜,我擁有的血脈實在是太微薄了一些,僅僅催發了這么一點點力量,我的身體就快崩潰了。”

    深深的嘆息了一聲,塔爾塔.希斯盤坐在指揮艙,靜靜的閉目養神。強行催發血脈異能殺死了船上所有的押送官兵并不難,但是還要小心不要讓自己發出的精神沖擊誤傷和自己一起被流放的親眷,這就讓塔爾塔.希斯很是費了點精神。

    海利斯在光幕中手舞足蹈的叫囂怒罵,他憤怒的問候著塔爾塔.希斯,發出了惡毒的誓言向自己的父親一次又一次的保證,他一定會盡快派遣強大的追殺隊伍干掉他,讓他后悔生在這個宇宙間。

    不知道海利斯從哪里冒出來的精神,他瘋狂的咒罵了三四個小時都還沒有停歇,閉目養神的塔爾塔.希斯已經驚喜的睜開了雙眼。

    一條長達六千余米,生得猙獰恐怖宛如噩夢的半透明巨型章魚狀奇異生物輕悄悄的從虛空中飛近礦工船,緊貼著礦工船停下。身體剛剛和礦工船的外殼接觸,這條章魚狀奇形生物的身體立刻改變了顏色,看上去就好似一塊附著在礦工船上的不規則巨型裝甲板。它的一條麻利的揮起,輕巧的刺穿了指揮艙的透明舷窗,探入了指揮艙內。

    塔爾塔.希斯凝重的站起身,小心翼翼的看著面前那條巨大的觸手。

    靈巧的觸手在指揮艙內蠕動了幾下,觸手的尖部突然長開,露出了一張方圓數米生滿環狀利齒,不斷流淌下腥臭黏液的大嘴。三名生得高大英俊,容貌和體形都完美宛如天神,身穿樣式古怪的黑色長袍,袍袖上用金絲勾勒出了一頭三頭十二翼巨龍徽章的年輕人大步從那長開的大嘴中走出,冷漠的上下打量著塔爾塔.希斯。

    光幕中叫嚷了好幾個小時的海利斯也猛的停下了嘴,他驚恐的看著這條不可思議的奇形巨獸,以及那三名給人極強壓迫力的年輕人。

    塔爾塔.希斯無比恭敬的站起身,深深的朝三個年輕人鞠躬行禮,然后將右手放在了三個年輕人面前。

    居中的那個年輕人冷漠的點了點頭,他逃出了一支長一尺多拇指粗細的黑色晶杖在血裔之戒上點了一下,在他面前的空氣中,突然有無數的光點噴出,迅速的勾勒出了一張宛如實質的獸皮卷,上面清晰的浮現了幾行字跡。

    “塔爾塔.希斯,宗老會第十九宗老多恩.菲咗.雅菲克.切爾多思.希斯.凱爾頓……直系后裔。”三個年輕人擠出了一絲刻板的公式化笑容,整齊劃一的頷首道:“很高興認識你,我們的血裔兄弟。”

    居中的年輕人頷首道:“我們擁有同一個始祖,我的名字是零.多恩,這是我的兄弟剋.多恩和仄.多恩。根據血裔譜系,確切的說起來,我們是你五代前的叔伯祖。”

    剋.多恩微微抬頭,他輕撫著身后那條靈巧的不斷轉來轉去的觸手淡然道:“我們在五百七十年前來到這里,奉命輪值千年。既然你和我們擁有同一個始祖,那么在宗老會的規則之內,我們可以給予你最大的便利。說吧,你動用血裔之戒召喚我們,需要什么?”

    仄.多恩則是掏出了另外一根晶杖在虛空中輕輕一點,又是一張由光點構成的獸皮卷軸影像浮現在空中,他掃了一眼上面的字跡,驚訝的點頭道:“想不到在過去的十三萬年內,你們這一支血裔居然向宗老會作出了這么多的貢獻一直沒有兌換。想不到,希斯帝國已經積攢了五百四十三點血裔功勛。你想要做什么呢?讓希斯帝國成為六星級文明么?”

    三個年輕人同時看向了塔爾塔.希斯,異口同聲的問道:“三百點血裔功勛,讓希斯帝國在十年內成長為六星級帝國,你需要這個獎勵么?你需要么?說吧,只要你一句話,十年后希斯帝國將成為星盟最新的六星級加盟國!”

    塔爾塔.希斯激動得手腳發麻,海利斯則嚇得臉色發青,差點沒一屁股軟在地上。

    這三個家伙說的是真的么?他們真的有這樣的能力?他們一言就足以決定一個六星級文明的出現?而且,讓希斯帝國成長為一個六星級文明,他們只需要十年,更只需要三百點血裔功勛?那血裔功勛到底是什么東西?

    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塔爾塔.希斯問了一個不甚相關的問題:“血裔功勛,我們希斯帝國已經積攢了這么多么?”

    仄.多恩手上晶杖一晃,一張長長的獸皮卷出現在塔爾塔.希斯面前,上面清晰的字跡標注了希斯帝國自建國而來十三萬年中對宗老會作出的貢獻。其中希斯帝國得到的第一份血裔功勛是希斯帝國的開國皇帝無意中發現了一顆奇怪的小恒星,那顆小恒星中居然散發出強烈的生命波動,他將這件奇怪的事情匯報給了宗老會,然后得到了宗老會賞賜的一百點血裔功勛點。

    在這一批賞賜的功勛點后面還有一條批注――目標物已捕獲,其母體被徹底摧毀,生命能量回收百分之七十三。

    塔爾塔.希斯倒抽了一口涼氣,從這條批注看來,那個小恒星中的確孕育了某種生命,而宗老會則是捕獲了那條神奇的生命,而且摧毀了它的母體也就是那顆小恒星,還將恒星中蘊藏的生命能量抽取了一大部分。

    以塔爾塔.希斯的見識和閱歷,他無法想像在恒星中孕育的生命是何等的存在,他也不知道要捕獲這樣的生命需要什么樣的能力。

    而希斯帝國后來得到的血裔功勛點,則是有多有少,讓塔爾塔.希斯覺得愕然的就是,除了開國皇帝的那一百點血裔功勛,希斯帝國得到的數量第二大的一批功勛點卻出自他自己――一百三十年前,塔爾塔.希斯循例向宗老會秘密進貢,在進貢的三百件古老的雅物中居然有六十三件被評定為‘有特殊價值’的‘強力兵器’,故而得到了六十三點血裔功勛!

    呆滯良久,塔爾塔.希斯才小心翼翼的詢問,既然三百點血裔功勛就能讓希斯帝國成為一個六星級文明,那么剩下的兩百多點功勛又能做點什么?

    零.多恩淡黃色的雙眸朝塔爾塔.希斯飛快的掃了一言,他淡淡的說道:“當然,還能做很多事情。雖然你們這些血脈淡薄的后裔極少和我們主動聯系,但是我們時刻惦記著你們……”

    古怪的抿嘴一笑,零指著塔爾塔.希斯笑道:“比如說,讓你的壽命得到了極大削減的高毒姓宇宙射線的傷害,只需要一點血裔功勛點就能完全的治療成功。如果你需要增長自己的壽命,那么,一點血裔功勛點,延長你一千年自然壽命。”

    塔爾塔.希斯尷尬的笑著。身為一個帝國的帝王,是誰也不會喜歡這種隱隱在背后控制自己的秘密組織。他從不和宗老會主動聯系,想必其他的宗老會血裔后代們也是這么想的。誰也不愿意做人家手上的棋子,何況是這些高高在上的貴人們?

    甚至一百三十年前的那次秘密進貢,也不過是塔爾塔.希斯遵循帝國的古老傳統依法行事而已。可是他也談不上對這件事情有多上心,比如說那批古老的雅物,不就被他偷偷摸摸的截取了十幾件充做擺設么?只可惜后來便宜了古邪塵而已。

    剋清點面前由光雨凝結成的獸皮卷,漫不經心的給出了可供塔爾塔.希斯選擇的大量獎勵。正在尷尬出神的塔爾塔.希斯急忙定睛看了過去,想看看到底有多少東西能供自己選擇。當然了,徹底醫治好自己的傷勢那是肯定需要的,至于說延長壽命么,如果有足夠的血裔功勛,延長數萬年壽命也是讓人賞心悅目的事情!

    無數稀奇古怪的賞賜從獸皮卷中蹦出,化為一行行閃耀的字跡浮現在塔爾塔.希斯面前,其中最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就是,居然只需要一百點血裔功勛,就能從宗老會中得到一顆‘死星’!而且是裝備完善的死星,甚至還能贈送一批訓練有素的控艦人員!

    塔爾塔.希斯的身體在顫抖,身為五星級強國的皇帝,他自然知道六星級文明的死星是什么東西。那是足以隨意摧毀任何一個五星級文明甚至數十個五星級文明軍力聯合的戰略姓武器,就算是在六星級文明暗地里的摩擦爭斗中,也極少動用這樣的殺招,那是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出動的玩意。

    死死的盯著剋羅列出來的各種賞賜,塔爾塔.希斯咬牙切齒的問道:“和我一樣的人有多少?為什么這么多年來,星盟只有二十六個六星級文明?難道他們,都沒有積攢足夠的血裔功勛么?”

    零搖了搖頭,他冷淡的拒絕回答塔爾塔的第一個問題。宗老會到底擁有多少血裔,這是絕對的機密,是不可能告訴塔爾塔.希斯的。至于說為什么星盟只有二十六個六星級文明,那是因為太多的血裔得到血裔功勛后就直接花得干干凈凈。向希斯帝國這一支血脈那樣花費了十三萬年積攢了五百四十三點血裔功勛的情況,在宗老會內部也是前所未有的。

    沉吟良久,塔爾塔.希斯惡意的看向了光幕上的海利斯。

    一聲驚呼,海利斯嚇得向后連連倒退,他嚇得腿都軟了。塔爾塔.希斯的目光簡直像是要吃人的猛獸,而海利斯就是他利爪下的小兔子。

    海利斯突然驚駭欲絕的發現,他如今擁有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和宗老會對抗!這可是能主宰一個六星級文明興起的恐怖組織,希斯帝國和雅菲克帝國的聯盟,怎么可能和這樣的龐然大物對抗?

    深吸一口氣,塔爾塔.希斯微笑著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我擁有血裔之戒,也就是說,只有我能代表希斯帝國和宗老會……”

    零點了點頭,他肯定了塔爾塔.希斯的猜測。只有擁有血裔之戒的人才能接觸宗老會,才能得到宗老會的幫助。血裔之戒是身份的標識,是正統傳承的象征,沒有血裔之戒的存在,哪怕擁有宗老會的血裔傳承,也是不會受到承認的。

    一枚血裔之戒,就代表了一支血裔,擁有血裔之戒,才能代表這支血裔和宗老會聯絡,并且得到宗老會的幫助。

    “很好!”塔爾塔.希斯滿意的嘆了一口氣:“我需要一副健康的身體,我希望恢復我的力量……呃,萬年的壽命也是需要的。”

    停頓了一下,塔爾塔.希斯怨毒的看了一言在光幕中抽成了一團的海利斯,他冷笑道:“當然,做為一個被剛剛驅逐出境,一個被自己的兒子流放的倒霉蛋,我希望宗老會能幫我復辟,懲罰所有的叛徒。”

    零等三人相互看了一言,他們同時露出了燦爛的微笑。

    零舉起晶杖輕輕一點,將一份詳細的計劃單羅列在塔爾塔.希斯的面前。

    一個五星級文明的國王被自己的兒子顛覆了王位,在零看來不是什么大的事情。幫助塔爾塔.希斯復辟,僅僅需要花費一點血裔功勛,就和給他治病是同樣的價碼。而塔爾塔.希斯希望恢復力量,希望擁有更長的壽命,那么……有更適合他的選擇。

    五百四十三點血裔功勛,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讓希斯帝國成為六星級文明,耗費三百點。

    一顆死星,耗費一百點。

    治療自己的劇毒太空射線的病癥,一點。

    復辟,一點。

    這樣還剩下一百四十一點血裔功勛值。其中十一點讓塔爾塔.希斯擁有一萬一千年的壽命,剩下的一百三十點血裔功勛,正好拿來換取一份和塔爾塔.希斯的本命屬姓相合的修煉法訣――庚金煉體訣從煉氣期到虛境修為的全部功法。

    但是,零很明確的告訴塔爾塔.希斯,如果僅僅修練到虛境境界,那么就算希斯帝國成為了六星級文明,他也不可能在皇位上坐得安穩。

    二十六個六星級文明的皇帝,全部擁有行星級以上的力量。按照古邪塵的理解,這二十六個六星級文明的皇帝,全部擁有太皇皇曾天以上的境界。六星級文明之間的對抗,是全方位的對抗,不僅僅是國家軍事實力之間的明爭暗斗,還包括了二十六個皇帝之間的勾心斗角。

    以塔爾塔.希斯的實力,就算希斯帝國成為六星級文明,他最好的下場就是被某個看他不順眼的六星級文明的皇帝一巴掌抽死,興高采烈的將希斯帝國這塊大肥肉一口吞進肚子。

    所以,零給出了塔爾塔.希斯另外一個選擇。

    取消那顆‘死星’的獎勵,將一百點血裔功勛點折算成別的東西――比如說,宗老會對希斯帝國萬年的庇佑。一萬年內,其他的六星級文明不會對希斯帝國下手,塔爾塔.希斯則是要努力的在一萬年內順利的修練到虛境巔峰,并且渡過后面的天仙劫,成長為擁有行星級力量的強者,如此一來,希斯帝國就能真正的成長為六星級文明。

    仄.多恩很明確的告訴塔爾塔.希斯,缺少行星級巔峰存在的文明,是不可能和其他六星級文明平等存在的。

    剋.多恩更是明白的告訴塔爾塔.希斯,天仙劫不好過,就他們觀察得來的,在星盟諸多文明中渡天仙劫的人,大概三百人中才有一個人能平安渡過成為行星級巔峰存在。而其他的人,要么被劈得煙消云散,要么就只能轉化為另外一種生命形式――身體完全由能量構成,由強大的精神力量取代神經系統控制身體的行動,并且每隔千年就將迎來一次猛烈的雷電襲擊的獨特生命。

    而零.多恩就給出了塔爾塔.希斯更好的選擇方案――如果他愿意將成長為六星級文明的希斯帝國抵押給他們兄弟三人,則兄弟三個愿意找人幫助塔爾塔.希斯抵擋天仙劫,將讓他有很大的可能姓避開天仙劫成為行星級高手。

    抵押的代價是五百個血裔功勛點,塔爾塔.希斯將要在一萬年內盡快的積攢五百個血裔功勛點交還給零、仄、剋兄弟三人。如果他無法做到這一點,則希斯帝國將成為兄弟三人的私有物品,塔爾塔.希斯也將成為兄弟三人的――奴隸。

    如果塔爾塔.希斯能夠在一萬年內順利的積攢五百個血裔功勛點交給零兄弟三個,他們也將很樂意將希斯帝國完全交還給塔爾塔.希斯。對于這些宗老會真正的內部圈子成員而言,血裔功勛點比一個六星級文明有價值得多,他們可以用血裔功勛點交換更多讓他們眼紅的物品――比如說,某件來自某個低級文明君王秘密進貢的遠古雅物,一件強力的,有著神奇功效的法寶!

    塔爾塔.希斯已經完全沉浸在兄弟三人描述的神奇世界中,原來六星級文明之所以成為六星級文明,就是因為他們擁有行星級的高手。而宗老會居然擁有讓普通人修練成行星級高手的奇妙功法。而行星級的高手將不再受自然壽命的限制,除非是被人殺死,否則他們將擁有無窮盡的生命,可以盡情的享受權力帶給他們的一切。

    零兄弟三人給出的計劃雖然苛刻,卻是公平合理,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免費午餐,不是么?

    在塔爾塔.希斯贊同的聲音中,兄弟三人微笑著同時取出了一支長兩米多的巨型晶杖,將三根晶杖的杖頭拼湊在了一起。

    一道黑光從晶杖頭頂噴出,黑光迅速覆蓋了整座指揮艙。黑光徹底摧毀了還保持著通訊狀態的通訊器,隔絕了內外一切訊號聯系。

    三團扭曲的光影在黑光中出現,零等兄弟三人畢恭畢敬的跪倒在地,將他們和塔爾塔.希斯達成的口頭協議向這三團光影作了匯報。

    三團光影同時手一抬,將一份用不知名的淡金色獸皮制作的卷軸射出,瞬間就出現在眾人面前。

    卷軸上已經記錄了塔爾塔.希斯的要求以及他和零兄弟三人達成的協議,上面著重指出,在協議徹底履行之前,兄弟三人將做為希斯帝國的監國大臣輔助塔爾塔.希斯。隨著獸皮卷軸被傳送過來的,還有一枚巴掌大小的用淡黑色晶體制成的芯片,里面是一條宗老會的授權命令,利用這條命令,將能動用足夠的人力和物力,在十年內強行將希斯帝國提升為一個六星級文明。

    在三團光影的監督下,塔爾塔.希斯和零等兄弟三人咬破手指將鮮血滴在了獸皮卷軸上,這就算協議正式達成。

    等到獸皮卷軸上爆出了一團金光后,那三團光影中略微散發出淡紅色光芒的影子才突然開口道:“幫助塔爾塔.希斯的兒子纂位的人,來自雅菲克帝國?”

    塔爾塔.希斯和零兄弟三個相互看了一眼,同時點了點頭。

    塔爾塔.希斯跪倒在地,很恭敬的將雅菲克王國的情報詳細的述說了一遍,然后著重指出雅菲克王國已經自立帝國,并且吞并了螺旋星域的十幾個文明,在芙雅.冥的領導下,雅菲克帝國已經擁有了五星級文明的實力。

    說著說著,塔爾塔.希斯似乎明白了什么。在剛才零.多恩的述說中,那個名字長得離譜的宗老會第十九宗老的姓氏中,似乎有雅菲克這個分姓氏。難道說,雅菲克王國其實也屬于宗老會的秘密血脈?

    三團光影略微扭動了一下,其中一團光影低沉的說道:“芙雅.冥……在冥.雅菲克一脈血裔中,并沒有這個女人的名字。”

    另外一團光影淡淡的說道:“她不是雅菲克一脈的直系傳承。她只是正統的冥.雅菲克一脈挑選出來的管理那個國家的旁系子孫的后人。”

    最后一團光影沉聲道:“冥.雅菲克一脈組建的驅魔騎士團,在過去,向宗老會奉獻了大量有價值的物品。”

    幾團光影同時冷笑道:“驅魔騎士團兩代前的團長,因為足夠的血裔功勛,已經進入宗老會任職。而最近他得到消息,雅菲克王國驅魔騎士團,我們宗老會血裔的一支,已經被人徹底覆滅。”

    三團光影厲聲喝道:“宗老會任務之一,找出消滅驅魔騎士團的幕后兇手。調查芙雅.冥的血脈濃度,如果她的血脈濃度達到最低極限,讓她繼承冥.雅菲克一脈……螺旋星域,應該有一個共同的主人。”

    光影扭動著消散,只余下一縷顫音在空氣中回蕩。

    宗老會給出的這項任務,足足價值一百點血裔功勛,可見驅魔騎士團的覆滅在宗老會內部產生的震撼。而一旦認定芙雅.冥的血脈濃度達到標準后,勒令她繼承冥.雅菲克這一脈血裔統一螺旋星域,后續的任務獎勵更是高達八百點血裔功勛。

    八百點血裔功勛值,塔爾塔.希斯和零兄弟三個的眼珠都綠了。

    剋更是沖動的再一次喚出了那道黑色光幕聯通了那三團扭曲的光影,他動用了某種特別的授權,要求三團光影解釋為什么讓芙雅.冥繼承冥.雅菲克一脈血統,并且統一螺旋星域后的后續任務擁有如此高的血裔功勛。

    三團光影沉默了片刻,可能是剋動用的特別授權級別比較高的緣故,三團光影商量了一陣,終于給出了明確的解釋。但是三團光影也語氣激烈的告誡眾人,若是敢泄露其中哪怕一個字,他們都將受到宗老會絕不留情的――徹底抹殺!

    任務步驟之一:確定芙雅.冥的血脈濃度,若是濃度足夠,則強迫她歸附宗老會,一定要讓芙雅.冥感受到宗老會的強大潛勢力,讓她心甘情愿的為宗老會出力。

    任務步驟之二:扶植雅菲克帝國,在‘合情合理’的前提下,不驚動任何人的一統螺旋星域!切記,必須是合情合理的讓雅菲克帝國一統螺旋星域,不能有任何外力插手的影子,必須讓所有有意或者無意的旁觀者覺得,這是一次順理成章的高級文明對低級文明的征服。

    任務步驟之三:讓雅菲克帝國向外擴張,和周邊高級文明發生沖突,作出雅菲克帝國已經沒有發展余地的架勢。

    任務步驟之四:雅菲克王國派遣大量探測船隊深入螺旋星域四周的蠻荒星海,探索其中可供開發的行政星和礦產星,著重考察蠻荒星海中遺留的各種上古遺跡,尋找一切有價值的線索。

    四個步驟,每完成一個步驟都有兩百血裔功勛的獎勵。

    任務的四個步驟必須在三十年內完成,最遲三十年后,雅菲克王國必須按時向蠻荒星海派出足夠的探索船隊。

    一陣難言的沉默后,零.多恩小心翼翼的詢問三團光影,若是芙雅.冥沒有足夠的血脈傳承該怎么辦。

    三團光影湊在一起略微商量了片刻,就給出了最直截了當的答復。

    如果芙雅.冥沒有足夠的血脈濃度,則直接抹殺。換由希斯帝國征服螺旋星域,竭力向其他方向擴張。

    為了完成這個任務,希斯帝國晉升六星級文明的時間將向后順延,一切以不引人矚目為先決條件。

    隨后,三團光影再沒有任何解釋,他們直接沒入了黑暗。

    (未完待續){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中超积分榜恒大对上港
中超风云下载 中超足球官网直播360 2011中超积分榜排名 2014中超颁奖典礼 鲁能中超赛程 中超直播网360 2016年中超赛程表下载 中超直播表 2017中超积分榜最新排名 中超足球赛直播 2018中超最新排名 2018中超联赛积分 中超海报 中超预备队2018积分榜最新 江苏中超电缆股份有限公司
澳洲赛车开奖官方网站 北京pk赛车遗漏分析 快乐时时 森林龙江麻将下载免费 成都时时彩是什么性质 六开奖现场直播i 时时彩后一选号技巧 36期公开一码中特 北京赛pk10数据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