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风云下载 中超足球官网直播360 2011中超积分榜排名 2014中超颁奖典礼 鲁能中超赛程 中超直播网360 2016年中超赛程表下载 中超直播表 2017中超积分榜最新排名 中超足球赛直播 2018中超最新排名 2018中超联赛积分 中超海报 中超预备队2018积分榜最新 江苏中超电缆股份有限公司
全本小說網 > 女生言情 > 農家悍媳 > 番外大結局

番外大結局

推薦閱讀: 都市全能至尊惡魔的專屬:丫頭,你好甜霸艷至尊:一等家丁猶記驚鴻照影道修至尊都市之至尊神豪系統大小姐的至尊龍衛丹武至尊超級至尊系統忽如一夜病嬌來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全本小說網,http://www.jazvj.live)

    如果真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過,那么文詩嵐這個人真的要重新審核一遍才可以。只是這些話說出來會不會太扯淡了點,被撕成兩瓣的人還能自己并攏,然后再爬起來殺人,這種事情說出去估計沒人會信吧。

    反正楚子軒是不太信的,表示極度懷疑,可顧天昊說得有板有眼,并且說這些事情并非他自己親身經歷,而是顧盼兒一行人經歷過的,并且楚陌也在其中。

    楚子軒聽說自家小叔也知道,便想著到時候去問一下。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一弟子匆忙前來,急急開口:“不好了掌門,澹臺姑娘暈倒了。”

    顧天昊一聽,‘唰’地一聲站了起來,朝那弟子說道:“在哪?快帶本掌門去。”

    那弟子不敢有絲毫耽擱,趕緊給顧天昊帶路。

    說好了商討事情,結果人轉眼間就跑了,楚子軒本欲回去繼續找顧天月,但想了想還是跟上了顧天昊。一個修煉之人,體質又那么的好,突然間暈倒可不是什么好事,還是去看看的比較好一點。

    到了地方的時候,發現小五果然是昏迷了,只是不知昏迷原因。

    聽說小五在昏倒之前見過文詩嵐,并且盯著文詩嵐看了許久,在文詩嵐冷哼了一聲之后突然昏倒,任人怎么叫喚都是不醒人事。

    顧天昊以為是文詩嵐對小五下手,沖動之下差點去找文詩嵐算帳,被楚子軒給攔住了,頓時就急了,說道:“昏倒的人跟你沒關系,你當然不急,你給我讓開,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楚子軒自然沒有讓開,理所當然地說道:“昏倒的人不是我的什么重要的人,我當然不太急啊!不過也就因為跟我沒有太多的關系,所以我才會身為局外之人,自然也就看得清楚,要不然我會勸你冷靜?”

    “所以你冷靜一點,先把事情給整明白了。”

    顧天昊說道:“事情不擺在這里?小五她是見了文詩嵐以后暈倒的,要說不是文詩嵐搞的鬼,我打死都不信。你給我讓開,再不讓開我可是不客氣了。”

    楚子軒道:“不客氣又怎么樣?打一架?文詩嵐就在那里,還能跑得掉不成?你冷靜一下,把事情仔細問清楚了再去不行?還開山宗掌門呢,充其量就是個毛頭小子,這般沖動,你還行不行啊你?”

    正爭執著,門外傳來報告之聲,二人停了下來,朝門口看了過去。

    “掌門,大事不好,澹臺家三位公子也昏倒了。”

    顧天昊下意識問道:“哪三位?”

    來報的宗門弟子說道:“除了與澹臺太上長老一同前去藥谷的四公子以外,其余三位公子均昏迷不醒,按時間算來,應該與澹臺姑娘昏倒的時間基本吻合,現在藥師已前去給三位公子看。”

    怎么都昏倒了?顧天昊回頭看了小五一眼,澹臺一家住的地方離這里倒是不遠,若非小五來找自己,估計現在也跟那三個一起昏倒。

    楚子軒道:“你在這里守著小五,我去看看他們仨,這件事有些古怪。你暫且不要沖動,等弄清楚了再發作也不遲。”

    顧天昊都懵逼了,還沖動個啥?

    若僅是小五一個人暈倒也就拉倒了,可那三個小子都昏倒了,說不準遠在藥谷的那一只也昏倒了。

    要是全都昏倒,那原因可就說不好了。

    不過小五之前見過文詩嵐,并且盯著文詩嵐看了許久,雖然沒有靠近文詩嵐,但顧天昊還是覺得,小五昏倒這事與文詩嵐有些關系在里面。

    先不說這澹臺家的事情,就說文詩嵐吧。

    自打被小五用著極為古怪的眼神盯過之后,文詩嵐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有種被看穿了的感覺。雖然最后小五的昏倒讓她松了一口氣,可那種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文詩嵐相信自己的直覺,這個小五很可能有古怪。

    之前文詩嵐很少與小五接觸,偶而走小五身邊過,文詩嵐都有種不太舒服的感覺。因此很多時候文詩嵐都是能避則避,從來不與小五正面接觸,這一次相遇只是偶然。

    而路就那么大一點點,二人錯身而過,之后就被小五盯上了。

    那一瞬間文詩嵐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這種感覺道不明,只憑本能地覺得很危險,最好就遠離。

    因此文詩嵐僵硬過后,下意識抬步快速離開,誰料剛抬步小五就昏倒了過去。

    這個讓她感覺到危險的人,其實文詩嵐是想要趁機要了其命的,可周圍卻有很多人,文詩嵐沒有辦法眾目睽睽之下下手,只好打消了念頭。

    回到住處之后,文詩嵐越想越不對勁,一直坐立不安。

    一個時辰后,文詩嵐猛然站了起來,帶著黑蛇快速離開城堡,朝城堡外的寺廟飛奔而去,一路飛奔嘴里一直低吟著,卻不知在低吟著些什么,只知道隨著她的跑動,附近幾個山頭無論大小,有毒無毒的蛇都開始涌動起來。

    并且隨之不斷地擴散,一波接著一波朝外擴散,向整個山脈蔓延。

    與此同時,黑蛇引頸長嘯,將大波的蛇群吸引過來。

    文詩嵐不知自己的預感是否正確,但還是選擇了提前下手,針對開山宗的事情可以放在后面,但玄靈之事已然迫在眉睫。正好今日玄靈回寺廟,而文詩嵐本就打算今天夜里對玄靈下手,現在不過是提前了罷了。

    越來越多的蛇涌來,龐大的蛇群的蛇首尾相接,形成一條條巨蛇,在山脈中游行而來,最粗的竟然有一間屋子那么大,看起來極為可怕。

    相隔甚遠就能感覺到巨蛇蠕動,距離寺廟近之人紛紛扭頭看去,個個驚得落荒而逃,紛紛逃回城堡當中,生怕會被這巨蛇發現。

    一條兩條三條……

    總共十二條蛇,守在十二個方位,對寺廟俯視眈眈。

    看到這一幕,楚子軒目瞪口呆,結巴道:“文詩嵐這么一個看起來柔弱善良的小姑娘,怎么會有這么大的能力,竟然能召喚出這么龐大的蛇……不,不是龐大的蛇,而是龐大的蛇群。”

    顧天昊也一臉錯愕,從來沒有想到過蛇群還能如此行動,簡直……無法形容,再強大的內心也有種要受不住的感覺。

    顧盼兒卻不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早在二十多年前,鷹蛇大戰的時候,她就遇到過這樣的事情。只不過那時的巨蛇沒有這么大,也沒有這么多,如同這種規模她還真是第一次見,也被亮瞎了眼睛。

    “這群和尚倒霉咯。”司南嘎巴嘴,下意識摟緊顧望兒,與顧望兒成親多年,也就才生了一個女兒,今個兒顧望兒還說要到寺廟去上香,看看能不能趁著現在還不到四十,再生一個孩子。

    幸好今個兒女兒不太舒服,所以都沒有去成,這要是去成了可就樂大了去了。

    這時顧留兒來了句馬后炮:“我早看大姐那小姑子不對勁,總覺得她換了一個人,可她的靈魂與身體似乎又很是契合,所以我一直沒說。如此看來,這小姑子的確的些問題。”

    若真算起來,憑著文詩嵐蛇靈數千年的修為,哪怕修為盡失氣魄也尚在,若非如此文詩嵐暴露出來,顧留兒也不能確定。

    就如顧留兒這樣的人,若是沒有準確推斷,是不會說出來。

    說是馬后炮也是事實,眾人就翻了個白眼,顧留兒卻依舊一臉木然,半點不受影響。

    城堡頂層,個個一臉震撼地看著,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顧天星匆匆跑了上來,一臉焦急地說道:“怎么辦?玄靈他還在寺廟里面。”

    是哦,寺廟里的和尚們也許與他們沒有多少關系,可里面還有一個玄靈。這玄靈早不回去,晚不回去,偏生挑了這個時候回去,那是有多倒霉?

    楚子軒突然又道:“很奇怪,澹臺家這幾個昏倒了以后,文詩嵐就立馬發動,這里面會不會有什么關連?又或者這幾個人昏倒真的跟她有關系,所以她心里頭著急,將計就計。”

    或許真是這樣,眾人心底下猜測,畢竟暫時也沒別的解釋。

    顧天昊立馬就跳了起來,說道:“那還等什么,快去會會那個該死的女人,順便把玄靈也救出來,那個女人肯定是沖著玄靈去的。我甚至懷疑她根本就不是我爹的親妹妹,就我爹那軟綿的性子,怎么可能會有這么一個陰毒惡心的妹妹,太扯了。”

    若然不是,那最好不過,否則太惡心了。

    眾人不由得看了顧清一眼,轉身跟在顧天昊身后走了下去,帶上一隊人馬朝寺廟出發。

    文詩嵐暫時沒有裝逼的興趣,對于她來說最重要就是得到玄靈,如果不能與玄靈雙修,那么就把玄靈活活吃掉,將其靈魂煉化。因此文詩嵐做了最壞的打算,讓巨蛇沖進了寺廟里面,朝迎面而來的僧人們張口一口咬了下去。

    數百名僧人合力,與巨蛇打斗了起來,然而巨蛇由數以萬計的蛇結構而成,又豈是那么容易對付,很快就呈敗象。

    如此文詩嵐卻嫌慢,又揮手朝一旁虎視眈眈的另一條巨蛇下令,兩條巨蛇襲擊而去,僧人們自然擋無可擋,瞬間就被打敗,只眨眼的功夫就紛紛重傷倒地,鮮血吐了一地。

    “滅了,一個不留。”文詩嵐毫不留情地下口。

    然而就在巨蛇張口欲將僧人們吞噬時,巨口卻停在了僧人們的上方,無法再往下咬半分,停頓了約么兩息的時間,突然倒飛回去,兩條巨蛇隨之潰散。一道灰白的身影立在僧人上方的半空中,抿唇看著文詩嵐。

    文詩嵐看到玄靈便是冷冷一笑:“你總算舍得出來了。”

    玄靈朝地上均已重傷,甚至有些已經沒有了氣息的僧人們一掃而過,之后又抬頭看向文詩嵐,不明白文詩嵐為什么要這么做。

    卻聽文詩嵐說道:“玄靈哥哥,你想要他們的命嗎?如果你想要他們活命,那就要乖乖聽嵐兒的話,你知道么?”

    玄靈抿唇不語,文詩嵐再次揮手,剩下的十條巨蛇與剛重新組合還不太穩定的兩條巨蛇,又朝寺廟靠近了幾分,將玄靈與眾僧人圍堵在一起。

    這時黑蛇突然游來,沖著文詩嵐‘嘶嘶’而叫,文詩嵐聽著眉頭一皺,對玄靈說道:“玄靈哥哥,我只給你十息的時間考慮,想要這些和尚的命,那么你把這兩粒藥丸全部吃下去,否則我殺了他們。”

    文詩嵐說完就將一個藥瓶扔過去,一臉陰冷地盯著玄靈。

    玄靈下意識伸手接過,薄唇緊抿,這位施主又要向貧僧下毒,這一次還要貧僧自己主動吃下。玄靈又不是傻子,自然不愿意,可低頭看向下面數百名僧人,玄靈無法勸服自己,死即是生的開始,可以漠視這些人的生命。

    那邊的文詩嵐已經開始倒數,巨蛇又靠近了幾分,眼看著僧人們就要被殺死。

    再聽僧人們開口勸導,讓自己不要吃藥,玄靈抿唇將藥倒了出來,看了一眼后送進了嘴里,之后看向文詩嵐。

    文詩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在玄靈的眼中卻越來越虛幻,之后就再也沒有了感覺。

    不知那是什么藥,強大如玄靈都倒了下,黑蛇快速飛了過去,將就要落到地上的玄靈卷起,朝文詩嵐拖拽了過去。

    文詩嵐看了一眼那些半死不活的僧人們,原本想要下令將這些人全殺了,卻見顧天昊一行人追了上來,文詩嵐眉頭一皺,趕緊將玄靈接了過來,并且站到黑蛇的身上,下令讓其中九條巨蛇去攻擊這些人,令外三條則護送她與黑蛇離開。

    按文詩嵐的想法,那就是既然現在玄靈已經落到她的手上,先逃離這里再作打算。

    最好的去處便是黑色森林,文詩嵐下令,讓黑蛇朝黑色森林方向行進。

    顧天星看得心中一急,就要上前去阻止文詩嵐,卻不小心讓巨蛇的尾巴掃中打飛了回去。顧天昊飛身將顧天星接住,并且將之攔住,不讓再上前去。文詩嵐扭頭看到,將懷中抱著的玄靈緊了緊,沖著顧天星古怪一笑。

    “大哥你放開我,我不能讓玄靈被她抓走。”顧天星一臉焦急。

    顧天昊不放手,說道:“抓走又如何,記吃不記打的家伙,在文詩嵐手中吃了不止一次虧,竟然還上當,這是他活該。”

    “他那是為了那群僧人,否則他豈會那么傻,你放開我,我要去救他。”

    “你放心,她跑不掉,你不如擔心自己。”

    “大哥……”

    正說著話,天邊飛來一大片鷹,朝九條巨蛇撲來。有著飛鷹的加入,眾人頓時就輕松了許多,再加上噴灑了雄黃粉,巨蛇節節后退,已然有了要散形的趨勢。

    直到這時顧天昊才下令:“追。”

    楚子軒與司南帶著一部份人留下來對付幾乎散形了的九條巨蛇,顧天昊則帶著一部份人去追文詩嵐。為了以防萬一,顧盼兒夫婦緊跟在顧天昊身后,時不時幫一下忙,卻沒有充當主戰力。

    對于顧天昊來說,文詩嵐的輩分高,卻是同齡之人,這算得上是同齡人之爭,因此只要不出現意外狀態,夫妻二人都不打算出手去幫顧天昊,只緊跟著預防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那條黑蛇的速度很快,帶著兩個人,竟然短短時間內就跑了那么遠。”顧清顯然有些意外。

    顧盼兒道:“那條蛇與文詩嵐雙修,再加上又吃了不少好東西,真要算起來修為不比昊昊他們差,因此這條蛇才可能是最難對付的。”

    “不可能吧?”顧清微訝,記得文詩嵐剛養那條蛇的時候,那條蛇不過才出蛋殼沒多久,怎么可能那么厲害,算到現在也不過才十五年的時間。

    顧盼兒解釋道:“不知道她是從哪里撿回來的蛇,反正那條蛇天生就開了靈智,就算沒有被她撿回來,能夠活下去的話,正常不過百年時間,也能變得這么厲害,僅次于天生的蛇王罷了。有了文詩嵐又是龍涎液,又是靈物的飼養,自然進展飛快。如果我沒有看錯,那條蛇還吃人,將人的修為吞噬,因此修煉才如此之快。”

    正說著就已經追擊到了顧家村,顧盼兒不知文詩嵐的目的是哪里,不過從蛇游行的痕跡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并沒有進入顧家村,而是轉到了山門中去。

    遠遠地聽到轟隆一聲,不知什么東西被轟倒。

    順著痕跡進入,發現山門一片凌亂,不少弟子被巨蛇所傷。

    等顧盼兒進入山門的時候,巨蛇已帶著文詩嵐離去,顧盼兒心中一突,迅速朝洞府中飛奔而去,當看到崩塌的洞府,顧盼兒眼前一黑,差點就一頭栽了下去。

    該死的,龍蛋不見了。

    原本以為有著玄鐵門會很安全,誰料這巨蛇的力氣竟然這么大,幾乎撞平了半邊山,留下了大量了蛇尸,那道門被完全撞開。龍蛋被盜,火髓倒是還在,那條死肥蟲正躲在那里偷瞄著,一副被嚇到了的樣子。

    顧盼兒沒空理它,自打發現龍蛋被偷了以后,就有種肉被人割了的感覺。

    太肉疼了,這可是她從龍涎液底下拿回來,又歷盡千山萬水才將之救活的。這該死的文詩嵐偷龍蛋做甚?不會是想要喂蛇吧?顧盼兒想想寒毛都立了起來,哪里還敢耽擱,對顧清道:“你那該死的妹妹把我的龍蛋偷了,你不把龍蛋給我拿回來,你你你……一百年不許爬我的床。”

    顧清:“……”

    顧清發現自己竟無比希望文詩嵐不是自己的親妹妹,最好一點兒血緣關系都沒有。

    那龍蛋可能是這世上最后一只龍蛋,不能怪自家婆娘抓狂,就是自己得到這個消息也是驚呆了,心疼得就跟被割了肉似的。

    “你放心,龍蛋一會沒事的,我現在就去給你追回來。”顧清只能期盼龍蛋沒有被吃掉,否則自己可就虧大了。這要真的一百年不許爬床,可是要把人給憋死的。

    而且還有一點也挺重要的,這是這只龍蛋的真要估價的話,那是拿整個大楚皇朝來也不換的好家伙。真要真了可就真的肉疼死人了,光想著顧清就有些受不住,順著痕跡快速追趕了上去。

    顧盼兒也提了速,那速度一點都不比顧清慢不說,還比顧清要快一些。

    事關于龍蛋,顧盼兒也不打算給顧清面子了,就讓他在后頭慢慢追罷。

    本來文詩嵐是沒打算把龍蛋也一并拿走的,只是途經顧家村的時候突然想起來龍蛋這事,便順帶地拿走了。

    之前被龍蛋所傷,蛇靈一身的修為被破,直到現在都沒有辦法恢復,文詩嵐又怎能不恨,只是嘗試過很多種辦法,再加上又不敢再靠近龍蛋,所以才一直沒有動手。

    現在文詩嵐也沒有動龍蛋,而是惡毒地讓黑蛇將龍蛋吞入腹中。

    文詩嵐心里想著的是,倘若黑蛇能把龍蛋吞噬,那么黑蛇就有很大可能承襲龍的血脈,修煉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能直接化成為龍。

    到時候自己再帶著黑蛇回去,看看到時候蛇王會是什么樣的表情。

    不過因為拿龍蛋耽擱了時間,文詩嵐從蛇群那里得到消息,顧天昊一行人竟然追了上來,便讓黑蛇趕緊加速,只要進入了黑色森林就能夠安全了。

    文詩嵐想像太過美好,只是這黑蛇的速度再快,當身上帶著兩個人的時候,這速度也不得不慢下來。因此就算有著三條蛇群組成的巨蛇護航,也無法甩掉眾人,漸漸地黑蛇便開始有吃力起來。

    黑色森林可不是近處,途中要經過中州,以黑蛇最快的速度也要七天才能去到。

    文詩嵐以為巨蛇作為阻擋,只要攔截一下這些人就好,卻不料剛出中州就被追上,而三條巨形蛇也被打散,還活著的蛇無法再組成巨蛇,人被攔截了下來。然而文詩嵐不慌不忙,手扣住昏迷不醒的玄靈的脖子,以玄靈作為威脅再次命令黑蛇前行。

    連日來的游行,黑蛇已經疲憊不堪,卻在文詩嵐下令后繼續趕路。

    見其方向,顧盼兒心有疑惑,因為這方向是去黑色森林方向。

    對于手掐著玄靈脖子的文詩嵐,顧盼兒可能沒有什么辦法,但對那條黑蛇……特別是看到黑蛇腹中那凸起處,顧盼兒這眼皮就直跳跳,琢磨著要把這條黑蛇弄死,只要把黑蛇弄死,那就有得時間去處理文詩嵐了。

    畢竟沒有了黑蛇這交通工具,文詩嵐還能逃到哪去?

    誰料文詩嵐竟然護得很緊,再加上顧天星心疼玄靈,竟不讓顧盼兒動手。

    不得已顧盼兒只得放棄這種辦法,將目標放在文詩嵐的身上,算計著這里離黑色森林還有三天的時間。如果文詩嵐的目標是進入黑色森林,那么在文詩嵐進入黑色森林那個地方之前,一定要將文詩嵐拿下,否則等文詩嵐進了黑色森林,那一切就不好辦了。

    對于黑色森林那個地方,顧盼兒直到現在都還有些莫名其妙,當初是怎么進去的她知道,可她是怎么出來的,卻一點印象都沒有。

    昏迷過后就被送出來,著實詭異得很,連顧清他們都沒有看到。

    還有那個出現在她‘夢中’,與她大打出手,最后在顧清陰差陽錯的幫助下,將之制服住的黑衣人又是誰。直到現在顧盼兒都還沒有弄明白,但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想必那個黑衣人是要奪自己的身體,但最后怎么消失的就不知道了。

    或許是白珠幫了她,只是白珠現在變成了星星手鐲的一部份。

    少了三條巨型蛇的護送,文詩嵐雖然表面上淡定,可隨著時間的退移,未免就有些焦躁。再加上黑蛇的疲憊,文詩嵐對有這么多人跟著,內心漸漸地浮躁了起來。

    那群無用的男人一個都沒有跟上來,文詩嵐暗恨這些男人沒用,卻也沒有半點辦法。宗門的高層她根本就接觸不到,有時候就算是接觸到了,也會被防得緊緊的,一點兒下手的辦法都沒有,要不然也不會弄了一群沒用的男人。

    又看了一眼懷中的玄靈一眼,忍不住舔了舔唇。

    不得不說玄靈真的是一個長得十分好看的男人,渾身都有一種讓人不忍褻瀆的氣質,可越是如此文詩嵐就越想要撕開這個男人的那層外衣,讓這個男人臣服在自己的裙下。

    可該死的,這個男人的初精元竟然被顧天星那個賤人偷取了。

    想到這文詩嵐不由得抬頭朝顧天星看了過去,見顧天星一臉擔憂地看著玄靈,禁不住冷冷一笑,滿目的陰毒與以及得意。

    顧天星察覺到文詩嵐的目光,將視線從玄靈的身上移開,落到文詩嵐的身上,頓時就一臉的憤怒,說道:“文詩嵐,你放開玄靈,別說他得罪了你,我可不信。”

    文詩嵐冷哼一聲,嗤笑道:“賤人,如果你去死,也許我會放了他。”

    顧天星聽著就是一頓,似乎真的在考慮這件事,很快就欲要開口說些什么。

    顧盼兒抬手照著她的腦勺子就是一巴掌,將她到嘴的話給打了回去,罵道:“愚蠢的玩意,你難道沒看到她是故意激你的么?到了這種程度,傻子也知道玄靈對她有極大的用處,否則她早就自己一個人走了,又豈會把玄靈帶走。”

    顧天星被打得腦子一懵,文詩嵐卻暗暗咬牙,剛可是看到顧天星有那個想法,沒想到被顧盼兒給打斷。不過既然看到了希望,文詩嵐自然就不愿意放棄,不由得引誘了起來。

    “我文詩嵐說到做到,只要你死,我就放了他,如何?”文詩嵐誘惑道。

    文詩嵐話音一落,顧天星又是心中一動,竟然又生起了念頭,不由得看了玄靈一眼,心中極為不舍,下意識就抬起了手。

    顧盼兒眼中閃過一絲冷意,再次一巴掌打了過去,之后與對顧清對望了一眼,趁顧天星不備,一左一右快速將顧天星給控制了起來。

    “昊昊,甭管玄靈了,立刻將她拿下。”控制住顧天星后,顧盼兒趕緊扭頭對顧天昊說道。

    顧天昊先是一愣,很快就當機立斷,立馬朝文詩嵐沖了上去。

    文詩嵐瞳孔一縮,面上還有震驚,顯然不會料到竟然會是這種情況。以為自己說出這一番話來,就算忽悠不了顧天星去死,也能讓這些人手忙腳亂,誰料這些人竟然瘋了,不顧玄靈的安危,竟然這這么沖上來。

    如今沒有去到黑色森林,文詩嵐可舍不得玄靈死,因此她說的話僅僅是騙顧天星的,見顧天昊奔來,嚇得趕緊催促黑蛇離開。

    本來就疲憊不堪的黑蛇正提速,不料跑出不到百米渾身突然一僵,頓在了原地,文詩嵐一個沒覺意,連帶著玄靈朝前傾了下去,‘轟’地一聲齊齊摔到地上。

    文詩嵐下意識就用玄靈來墊底,倒是沒有摔得多起,爬起來欲罵黑蛇,卻見黑蛇渾身一陣抽搐,突然大嘴一張,將龍蛋連著血一塊噴了出來。

    龍蛋飛出,顧盼兒一驚,下意識叫了一聲:“快,把蛋接住。”

    本來抓住顧天星的顧清飛身而去,一把將龍蛋抱住,在地上打了幾個滾才停了下來,趕緊抬袖擦了擦龍蛋,發現龍蛋還完好無損,這才松了一口氣,這下不用擔心要當百年的光棍了。

    這貴得要命的玩意,以后還是放好一些,省得再次弄丟了。

    少了顧清的控制,顧天星很快就掙脫顧盼兒的手,朝玄靈撲了過去。這時的文詩嵐已經被人控制起來,顧盼兒也不再擔心,就由得顧天星去了。快步跑到顧清那里,將龍蛋搶了過來,檢查了一下,確定龍蛋只是氣息微弱了一點,并無大礙,這才松了一口氣。

    “他娘的,差點嚇死我了。”

    顧清扯了扯顧盼兒的衣角,朝顧天星方向呶了呶嘴,顧盼兒頓了一下,順著顧清所指看了過去。

    只風顧天星一臉蒼白,抱著玄靈一動不動地跌坐在那里,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顧盼兒心中一突,心道不會是玄靈死了吧?

    雖然不認為是自己害死了玄靈,可顧盼兒這心里關還是有些不得勁,畢竟這死丫頭心里面只有這死和尚。想必這和尚要是死了,這死丫頭這心里頭肯定心痛得要死,說不定還要死不活的。

    “那是你閨女,你快去看看。”顧盼兒用肘頂了頂顧清,自己不敢過去看,反而讓顧清去看。

    顧清心中本身就擔憂,聞言趕緊就走了過去,將手放到玄靈鼻翼下探了探。

    就在這時,被控制住的文詩嵐突然陰森森地笑了起來,道:“這天下只有我一人能夠救他,除非你們把我給放了,并且將我跟他送到黑色森林,我便動手救他,否則他只有一死。”

    這意思就是說玄靈沒死?顧天星猛地抬頭,盯著文詩嵐不放。

    文詩嵐一臉陰笑,以為自己掌握了這些人的弱點,頓時得意無比。

    顧天昊看了一眼顧天星,又看了一眼顧盼兒與顧清,最終猶豫了一下,將人將文詩嵐松開。

    文詩嵐被松開之后揉了揉被抓疼了的胳膊,冷哼一聲,扭頭去看她的蛇夫,卻發現黑蛇被打得皮開肉綻,頓時怒不可赦:“你們該死,竟然將我的夜皇傷得如此之重,不將我的夜皇救回,再送我們離去,就別想我救玄靈!”

    顧天星聞言趕緊看向顧天昊,她也知道這樣不對,可但凡有一絲希望,她也不愿意要玄靈去死。現在她比誰都想要殺文詩嵐,可是玄靈的生命在這個女人的手上,她不敢也不能去傷害這個該死的女人。

    顧天昊看不得顧天星這副表情,直接就心軟了,給文詩嵐丟了一瓶療傷的藥,之后趕緊求救于顧盼兒。

    顧盼兒先是看了文詩嵐一眼,抬腳朝玄靈那里走去,打算先看看玄靈的情況。如果什么也看不出來,就只能讓文詩嵐離開了。

    然而文詩嵐似乎很害怕顧盼兒去玄靈那里,開口喝止:“你站住,你要是敢過去,我就不救他。”

    顧盼兒頓了一下,疑惑地看著文詩嵐說道:“現在的你還有什么資格不救人,之所以還讓你活著,那是因為你說只有你能救玄靈。要是你不救的話,那還留著你干什么?我還就要看一下了怎么著,有本事你別救啊。反正這小子又不是我兒子,只是我準女婿罷了,死就死了。”

    顧天星瞪大了眼睛,眼神復雜地看著顧盼兒,里面五味混雜。

    顧盼兒不再理文詩嵐,而是扭頭對顧天星說:“我知道你怨我,可就算你再怨我,我也還是會那樣做。在我的心里頭,你跟昊昊還有月月才是我的孩子,十個玄靈也比不上一個你,所以哪怕你恨我我也會先以你們為先。大不了這件事以后,我跟你爹在你眼皮底下消失,不到死的那天都不回來。”

    顧天星怔住,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么,依舊是五味混雜。

    這一番話下來,文詩嵐也不知如何反駁,眼見著顧清也站到了顧天星那里,文詩嵐知道就算是顧天星去阻止也阻止不了了,只是期盼于顧盼兒不會看出點什么來,否則她就真的前功盡氣了。

    文詩嵐眼睛微閃,趕緊把藥倒進黑蛇的嘴里,之后緊盯著顧盼兒。

    顧盼兒給玄靈檢查了一下,眉頭就皺了起來,能夠感覺到玄靈那旺盛的生命力,卻不知為何竟然沒有呼吸。這種情況很是詭異,又似乎在哪里見到過,顧盼兒不免沉思了起來,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文詩嵐見狀心中一凜,悄悄朝黑蛇靠了過去,準備若有不對勁迅速離開。

    約么過了兩刻鐘那樣,顧盼兒突然伸手往玄靈的頭頂摸了摸,這一摸頓時就頓了一下,將其頭發拔開,露出頭皮上的一個銀點,看起來只有半毫米那么高一點點,顧盼兒見狀瞬間扭頭看向文詩嵐。

    文詩嵐心中一驚,大叫一聲:“夜皇快跑!”

    黑蛇伸出長長的尾巴往文詩嵐身上一卷,拽著文詩嵐迅速離開,那速度一看就知道是早有預謀。

    顧盼兒冷喝一聲:“殺了她!”

    “娘親。”顧天星心中一驚,趕緊看向顧盼兒,唯恐殺了文詩嵐無法救回玄靈,又認為顧盼兒不會毫無緣故下令。她怪不得顧盼兒做任何決定,畢竟顧盼兒都是為她好,可她擔心玄靈會不會沒救了。

    顧天昊聽到顧盼兒的說話,立馬就做出了反應,帶人朝文詩嵐追殺而去。黑蛇并不太好對付,但對付一個文詩嵐卻很是容易,很快就將文詩嵐砍殺。

    顧盼兒見狀,這才扭頭對顧天星說:“玄靈頭上被扎了一根針,這應該是傳說中的鎮魂針,只要將這針取出來,玄靈就會沒事。不過這根針不能隨便取,否則很有可能會傷及玄靈的靈魂,必須去找你千殤叔叔來幫忙才可以。”

    顧天星聞言吊起來的心微微放下,蒼白如紙的臉色也不再那么難看。

    原本以為只要斬殺了文詩嵐,那么一切都了結,誰料黑蛇并不戀戰,一副要繼續逃向黑色森林的樣子。顧天昊一時不察,讓黑蛇鉆了個空,并且不知道黑蛇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將速度提高了一倍,很快就掙脫眾人逃離。

    眾人趕緊追捕,不料黑蛇越跑越遠,眼看著就要失去其蹤跡。

    這時天空中傳來‘喳’地一聲,一只金色巨鷹從眾人頭頂上飛過,朝那黑蛇飛撲而去,一下子將黑蛇抓了起來,朝眾人扔了回去。

    之后金色降落到地上,從其背上跳下來一個妙齡少女。

    “小五。”顧天昊驚喜地叫了一聲。

    小五卻沒理顧天昊,而是死死盯著黑蛇七寸之處看。顧天昊也顧不上什么,就算小五不理他,他現在也沒有辦法黏上去,得先黑蛇解決了才行。

    不料黑蛇似乎強大了許多,并且還不怕疼,一心想要逃離,很快又掙脫了包圍向黑色森林逃逸而去。

    就在這時,小五突然將長弓拿了出來,拉了個滿月,朝黑蛇七寸之處射了過去。

    第一箭的時候,黑蛇頓了一下,甩開箭支又繼續逃逸。

    小五再次抽出一箭,往自己腿上刺了一下,帶出來血液后再朝黑蛇射去,無比準確地落在黑蛇上一次的傷口之上。

    這一箭僅僅入肉三分,卻讓黑蛇完全停頓下來,如泄了氣一般。

    小五將弓扔掉,抽出一塊牌印朝黑蛇迅速奔去,朝其七寸拍下。

    黑蛇渾身一抖,倒地而亡,與此同時一股黑煙從其身上冒了出來,朝黑色森林方向飛去。小五收回牌印轉手朝黑煙猛地拍去,一下子就將黑煙從空氣中拍到地上,露出一道上身為人下身為蛇不斷扭動著的怪物。此怪物似乎由霧體組成,又似乎不是,看起來十分的怪異。并且在牌印的壓迫下,時而化身為人,時而變為蛟蛇,看起來十分的怪異。顧盼兒看著,只覺得其化為人的時候,十分的眼熟,不免有些驚疑。

    小五說道:“我只能暫時將它封印,想要完全將它抹殺,還需等我四哥回來。他應該是在藥谷接受了我澹臺一族的傳承,使得我與另外三個哥哥受了益,但暫時我只能看出她非人類,在萬年雷擊木的幫助下,暫時封印住它,最多只有三天的時間,再長的時間它可能就要逃走了。”

    “可你四哥現在不是在藥谷,難道要去藥谷找他?”顧天昊趕緊說道。

    小五抿唇說道:“我四哥現在正在歸途當中,想必很快就會回到顧家村。”

    如此還等什么?眾人趕緊往回轍,連黑蛇的尸體也一并帶了回去,一路上護送著因封印怪物難以動彈的小五朝顧家村回去。

    正好千殤與澹臺老四一起,到時候正好讓他幫忙,動手救一下玄靈。

    花了整整六天的時間,這才終于回到顧家村,果然千殤與其四子都等在那里。

    原本顧盼兒是想要去看看澹臺家是怎么收拾那怪物的,只是顧天星實在是等不及要救玄靈,顧盼兒只好與千殤聯手,再加上顧清在一旁輔助,盡力以最小的傷害將插進玄靈頭上的鎮魂針取出。

    此物極為陰損,倘若七七四十九天內不取出來,玄靈就會變成如此行尸走肉般之人,從此只會聽從文詩嵐的說話。

    果然這文詩嵐不安好心,顧盼兒白了顧清一眼。

    顧清很無辜,卻沒有辦法,只得受住。

    等到三人花了一天的時間將鎮魂針取出,澹臺家的那四個小子以及小五已經將那怪物搞定。不過中途出了些意外,那東西似乎對顧望兒有血海深仇,最后竟燃燒自身的方式沖破五人的包圍,朝看戲的顧望兒撲了過去。

    顧望兒當場昏倒了過去,不過澹臺家老四說顧望兒沒事,并且顧望兒的體質有些怪異,也可能被靈體上過身的原因,任何邪物都無法靠近顧望兒的身體,進入顧望兒的身體,只有魂飛魄散的后果。

    只是顧望兒醒來之后表情很是古怪,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顧盼兒看不得顧望兒這么一副便秘的樣子,就問了起來:“你這是什么意思?不會是這幾個小子沒看準,鬼上身了吧?”

    顧望兒道:“我似乎又多了點記憶,是有關于那怪物的記憶。”

    顧盼兒:“你這身體是記憶的復制體不成?”

    顧望兒聽著也有些茫然,說道:“我也不知道,反正當初那上我身的靈族,本來是沒想讓我知道那么多事情的,只想讓我知道有關于生命之眼,還有龍山的事情的,可我卻得了她全部的記憶。現在這怪物只是在我體內消散,我竟也得到了它的記憶,這種感覺很怪異,我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司南一把抱住顧望兒,緊張道:“丫頭,你沒事吧?”

    都多大人了還叫丫頭,顧盼兒翻了個白眼,問顧望兒:“既然有它的記憶,那么你說說,它究竟是什么東西來的?”

    顧望兒思考一下自己要怎么說,又要從哪里開始,好一會兒才說道:“其實對它,大姐你應該最為熟悉才對。因為她就是當初追我們入龍山的那個蛇族公主,她回到原來的世界以后,被心愛的男人蛇王打入幽冥深淵,機緣巧合之下到了黑色森林。正在黑色森林里修煉的時候遇到了你,就上了你的身……”

    從蛇靈上了顧盼兒的身,想要奪顧盼兒的身,到發現龍蛋想要占據龍蛋,卻被龍蛋反彈出去,最后上了文詩嵐的身,這些事情顧望兒都清清楚楚地一一說了出來,并且將文詩嵐那大膽的想法也一并說了出來。

    之后又說了蛇族公主與蛇王還有靈女之間的愛恨情仇的故事也完整地說了出來,然而對于這個愛情故事,誰也不好評判。可能是蛇王太渣了一點,畢竟是救命恩人,又是相愛了數千年的人,竟然能下得了如此狠手。

    又或者說是蛇族公主咎由自取,妄想要用毒來控制蛇王的感情,反被蛇王所厭惡。

    反正顧盼兒知道文詩嵐竟然就是那個想要侵占她身體的人,一切的疑惑就解開了,心中再無疑問了。

    不過對于蛇王與靈女的愛情故事,讓人無數人唏噓不已,倘若當初蛇王不是那么盲目聽信蛇族公主的話,將靈女的心臟挖去。那么深愛靈女的桃花公子就不會把自己的心臟掏出來救靈女,萬年的修為就不會消失,也就不會變為一顆桃核。

    靈女也不會為了讓桃花公子重現,到第九牢籠尋找生命之眼。

    蛇王因為傷靈女太深,再加上桃花公子對靈女的以命相救,致使蛇王最終還是沒有得到靈女。將痛失所愛之恨加諸于蛇族公主身上,認為都是蛇族公主之錯,將蛇族公主打入幽冥深淵。

    或許這個故事很老套,但聽了這個故事之后,大家都學會了珍惜眼前人。

    好比如靈女如果學會放手,珍惜桃花公子,而不是去卑微求愛,那么就不會與蛇王發生那一段情,也就不會有后面的事情。又或者蛇王不要那么自以為是,一次又一次地讓蛇族公主看到希望,也不會有后來的事情。

    因此哪怕是千殤,也試著去學會珍惜陸少蕓,至少不讓陸少蕓受委屈。

    唯獨楚陌依舊形影單只,一邊聽著故事一邊擦著那把顧盼兒為他用銀甲蟲糞親手打造的劍,一下又一下,卻是沉默不語。

    ……

    或許英雄救美這一招屢試不爽,楚子軒一直追求月月無果,偏生在這一次危機當中救了月月一下下,替月月受了點傷,終于得到了月月的回應。之后楚子軒趁熱打鐵,軟磨硬泡之下讓月月答應了親事,與顧天星和玄靈同一日成親。

    因此原本打算低調點辦理親事的二人,最終還是與楚子軒還有顧天月一起大辦。

    把兩個閨女嫁出去之后,顧盼兒將龍蛋放到了秘境當中,讓大力金剛猿看守著,再將火髓大肥蟲放到城堡丹殿中的地下層,之后與顧清一同外出游玩。

    至于顧天昊說的,希望她與顧清能參加完他與小五的婚禮再走一事,被顧盼兒給拋到腦后頭去了。

    兒子這么大了,還要吃奶不成?說不管還就不管了。

    也可以說這個地方有些壓抑,顧盼兒不敢過多停留,這才與顧清匆忙離去。

    這一走就是一百年,真的連顧天昊大婚都沒有回來,為此事顧天昊沒少吐嘈,在媳婦小五面前吐槽,說自己是爹不親娘不疼的孩子。

    說的次數多了,小五便勸他入贅,顧天昊果斷絕口不提了。

    ------題外話------

    番外大結局了,往后就沒有番外了,謝謝大家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推薦以下兩個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修仙之田園辣妻》文/鳳獄如歌

    《仙園渣夫小悍妻》文/舒長歌(我噠)

    t{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中超积分榜恒大对上港
中超风云下载 中超足球官网直播360 2011中超积分榜排名 2014中超颁奖典礼 鲁能中超赛程 中超直播网360 2016年中超赛程表下载 中超直播表 2017中超积分榜最新排名 中超足球赛直播 2018中超最新排名 2018中超联赛积分 中超海报 中超预备队2018积分榜最新 江苏中超电缆股份有限公司
足球比赛规定 百人炸金花能破解吗 足彩2串1 手机麻将作弊器 欢乐斗地主如何组队玩 北京pk拾彩票网官网 北京pk10六码稳赢技巧 pk10计划在线 大赢家时时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