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风云下载 中超足球官网直播360 2011中超积分榜排名 2014中超颁奖典礼 鲁能中超赛程 中超直播网360 2016年中超赛程表下载 中超直播表 2017中超积分榜最新排名 中超足球赛直播 2018中超最新排名 2018中超联赛积分 中超海报 中超预备队2018积分榜最新 江苏中超电缆股份有限公司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覆汉 > 第十三章 送君十里往邺城(万字还债)

第十三章 送君十里往邺城(万字还债)

推荐阅读: ?#35828;?#21513;日:夜帝,来接嫁武道圣尊自然大玩家邂逅神秘BOSS万界监狱长我和白娘子有个约会斗罗之异数八零之神?#25509;?#27602;吸血姬的堕落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韩文约之所以哭,不是因为他发觉凉州局势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而是因为公孙珣一眼看破了他的伎俩,使他个人陷入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全本小说网,http://www.jazvj.live)//

    想想也是,从理论?#20384;?#35828;,传统凉州地区,也就是凉州东七郡,已经乱了上百年,这上百年间,处于极盛状态的汉帝国倾全国之力前后多次大举征伐……

    赢了吗?肯定有赢的。

    但平了吗?一次更比一次乱罢了。

    所以,对于公孙珣突然发动的军事行动,韩遂这里其实是有几分底气的,只要凉州这里能团结一心,倚靠地形层层抵抗,三四万敌军而已,完全可以拖垮对方后勤。而届时只要中原曹刘那边醒悟过来动手,或者长安再出事,公孙珣也只能捏着鼻子与凉州群雄媾和。

    即便是公孙珣手段?#35828;茫?#33021;够用一种‘短、平、快’的方式击败?#25512;?#22320;凉州,乃至于一时切实控制凉州,那也无妨。因为凉州的羌汉形势太复杂了,迟早还会乱……汉帝国倾国之力都做不到的事情,韩文约真不觉得公孙珣能做到。

    换言之,只要他韩遂能够隐藏和苟延残喘下来,能够继续窝在凉州,那大不了忍让一时做两年公孙氏的?#39029;?#22043;。反正等公孙珣一走,他还是金城的土皇帝,等凉州再乱,他还是三郡之地的实际控制人。

    实际上,韩文约割据凉州多年,面对东面强者之时历来都是这种心态——哪怕他很早就是凉州实力第一的军阀,可每一次真正遇到巨大的军事、政治挑战时,他都主动后退,然后推一个蠢货出来做名义上的领头之人。

    当然,这个人也是决战时用来出卖,战后用来兼并扩张的不二?#25628; ?br />
    一开始是北宫伯玉和李文侯,然后是王国,后来是马腾,在另一个时空里最后可能还有一个马超……只能说这天下只有起错的名字,而无叫错的外号,九曲黄河万里沙,绝非?#35828;?#34394;名。

    那么回到眼前,现在韩遂其实还是想用这种‘六郡会盟’的方式召集凉州群雄,然后将马腾或者谁推举出来,造造声势,好让公孙珣将目标对准这个人,他躲在后面再续一波。

    可谁?#19978;耄?#20844;孙珣这个昔?#31456;?#20013;故人似乎太了解他了,?#20384;?#20415;先反其道而行之,直接将他韩文约给隔空架了起来——就差告诉全天下人,他卫将军公孙珣是来揍韩遂的,其他人都让开点!

    “岳父大人。”庞德走出私室之前,难得再度恳切相对。“我家将军还说了,生逢乱世,既然决定出来割据一方,就不要总想着占别人便宜而不被别人占便宜……今日他?#36824;?#26159;替这十年中被你卖过的凉州群雄索债罢了!而这一次,请你务必知晓,凉州无论是战是和,此番但有丝毫不谐,且无论是谁所为,他都要算到你头上的,还请你务必三思而后?#23567;!?br />
    这下子,韩遂连哭的心思都没了。

    当然,也确实不能再哭下去了……九月初八日下午,凉州群雄纷纷汇集于榆中城外的一处台地之上,开始了又一次所谓凉州会盟。这种会盟真不是一次两次了,当年北宫伯玉起事,后来王国东征三辅,全都有类似的行动,但从来没有一次像今天这般人多。

    因为这一次,不止是激进者与对中央离心的军阀,便是对汉?#19968;?#32773;卫将军保持了信任?#25512;?#24453;的温和派,乃至于从来都是过自己日子的中立派也都纷纷聚集而来……毕竟嘛,这一次会?#22235;?#26159;公孙珣和马韩同?#27604;?#21487;的一次会盟。

    而放眼望去,羌汉混杂,官匪混坐,文武难分,穷富悬殊,甚至还有氐人、?#26102;?#20154;,会场是当年榆中被围攻时汉军大营?#30701;?#36951;址,而众人连个椅子都没有,少部分人席地而坐,大部分人却都?#20013;?#39569;在马上,似乎随时准备战斗和逃跑……没办法,这就是凉州,上百年来,凉州这个地方就是如此复杂,如此混乱。

    两军交战,?#24093;?#20934;备以大汉?#39029;?#30340;姿态战死,却有数千叛军向他下跪,恳请他逃跑;

    盖勋奋力作战,受?#22235;?#20026;,战场之上破口大骂,要人来杀他,?#27425;?#20154;敢动手;

    张奂百战搏命换来了珍贵的军功,却居然又拿军功换了一个三辅的户口;

    董卓年纪轻轻耕地于陇西,却有数十羌族大豪与他交游;

    ?#31181;?#22312;外地做官时屡次劝皇甫嵩起兵叛汉,可回到凉州面对?#25490;?#20891;的裹挟?#20174;?#36873;择了自?#20445;?br />
    次次战争都是所谓羌乱,但每次作乱的主力却都是汉人豪强,到了后来,羌人叛军首领大多消亡殆尽,反而是?#36824;?#25375;的汉人?#21040;?#38477;官成了大气候!

    这个地方,敌人和朋友是没有那么多界限的,前一年大家还是面对?#21482;?#20849;渡难关的乡人知交,下一年大家却因为汉室大义拔刀相向;前一年大家还是歃血为?#35828;?#20041;兄弟,下一年大家又是为了争夺地盘互相撕咬的野犬;前一年大相互还差点将对方全家?#26412;?#19979;一年又重新互相约为父子兄弟,去劫掠求生。

    凉州人自己都搞不清楚谁是自己的敌人,谁是自己的朋友,好像所有人都是朋友,又好像所有人都是敌人。

    那么回到眼前,会盟刚开始后不久,便滑向了一个诡异的方向。

    实际上,韩遂刚刚和马腾、庞德一起骑马引甲骑登台震住场子,还没说完客套话呢,就有人直接当面打脸了!

    因为大量亲汉豪族的参与,韩遂对此是有所预料的,但绝没想到会来的那么快。

    ?#26696;椅?#34382;牙将军!”一人在台下扬声相询。?#30333;?#19979;以会盟之名召集六郡豪杰,到底所为何事?#20426;?br />
    “是为了商量如何应对卫将军此次来势汹汹。”龙骧将军马腾见到身侧韩遂一声不吭,还以为这厮是不认识出言之人呢,便替他稍作回应,兼为提点。?#25300;?#31456;,你?#32652;?#21439;赵氏乃是天水名门,此事事关凉州全局,你若有所得,不妨直言。”

    这名唤赵伟章之人,也就是汉阳郡(天水)冀县名门赵氏子赵昂了,闻言也不?#25512;?#30452;接?#31456;?#20174;侧面登上昔日汉军围攻榆中时所夯将台,然后回身立马于台上,睥睨左右,出言不逊:“诸君!依我天水赵昂看,今日事,皆是虎牙、龙骧二贼惹出的祸患,?#20174;?#22914;之前数次一般,想要咱们全凉州人为他们?#21482;?#32780;已!”

    台下一时喧哗,有人失笑,有人喝骂。

    ?#25300;?#31456;这是什么言语?#20426;?#39532;腾也不由?#34892;┗怕摇!?#25105;何曾想存此不良之心?#20426;?br />
    “龙骧将军何必如此作态?#20426;?#36213;昂依旧出言激烈,却根本头也不回,只是拿脑勺对着身后马腾韩遂等人。“卫将军发兵三面钳制凉州,所为何事,还不是有人名为汉臣实为汉贼,割据州郡,擅做威福吗?!而这些年,割据凉州,尽享?#36824;?#20043;辈,不是虎牙、龙骧二贼,难道是我赵昂吗?还是你北地傅干??#21482;?#26159;你金城白马羌?总不能是你陇西李氏氐吧?#20426;?br />
    赵?#22909;恐?#19968;人,台下便哄笑一时,到最后简直是喧哗难制,哄笑?#32495;薄?br />
    而等笑声渐平之后,奉命?#21019;说?#40644;门侍郎傅?#31245;?#22312;台下愤然扬声相对:“北地傅氏,焉能为贼?!今日至此,一来是奉命来观凉州人心,二来却是要告诉凉州乡梓,八载前,我父可为凉州死于贼手,今日我傅干亦可为凉州死于贼手!”

    此言一出,台下更是轰然做响,不知道多少北地郡出身的羌、汉、?#26102;?#35946;杰纷纷向前涌动,直言今日若韩马二人敢动手,他们虽死也不能再负傅氏。

    其中?#24187;?#26377;人野?#38405;蜒保?#30452;接在台下拔刀对韩马叫嚣,要二人偿命!

    而面对如此混?#39029;?#26223;,马腾韩遂二人却一个?#24597;遥?#19968;个沉默,这让不少亲近二?#35828;那?#27721;首领一时难做,以至于过了许久,台下方才在傅干和盖顺二?#35828;?#23433;抚下渐渐平息。

    很显然,经赵?#27721;?#20613;干、盖顺三人这么一闹,还想要同仇敌忾未免可笑,最起码北地、汉阳(天水)等落入公孙珣控制的两郡豪族姿态已经表?#27573;?#30097;。?#36824;?#26356;重要的一点是,韩遂本?#35828;?#35809;异表现已经引起了其部下与统治地区头?#35828;?#19981;安与警惕……

    话说,凉州这个地方,尤其是割据者与分裂者,想要建立起一种自上而下的?#34892;?#32479;治未免自作多情,韩遂也好马腾也罢,各自名义上是两个大首领,但掀开二人名义上的统治布幔,下面遮盖住的,却还是密密麻麻的大小部落与大小豪族。

    而且两人这些年在凉州也不是没有对手,更不可能团结一致,真把对方当成兄弟来看……譬如说,被马腾韩遂联手排挤走的杨秋;再譬如说,当年马腾?#36824;?#23385;珣分到凉州东部、北部三郡安置,韩遂留在南部、西部,而这其中陇西郡乃是马腾初?#20960;?#25454;地所在,于是浓眉大眼的马寿成离开陇西的时候就使了个阴招,扶持了一个叫?#35859;?#30340;老牌反贼,弄的韩遂吃了个大亏。

    而且你还别说,这个?#35859;?#36824;是有两把刷子的,连续搞得韩遂痛不欲生之后,最后居然控制了整个陇西,继而自称平汉大王,弄的长安与邺城同时震怒,而彼时公孙珣刚刚击败袁绍,建制邺城,如?#25991;?#24525;?就差亲自引兵来凉州了。

    最后是怎么解决的?

    答案是整个凉州包括陇西郡内部都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知道再这么搞下去,?#35859;?#36825;厮迟早会断送所有?#35828;?#21106;据前途,于是韩马合流,外加当时在汉阳驻扎的皇甫嵩,三人联手,?#30772;?#38471;西各部落、豪强一起动手,就在陇西杀了?#35859;ǎ?#20294;陇西却还是这位平汉王旧部分领,只是名义上归属了韩遂而已。

    这种特殊的政?#25991;?#24335;下,韩遂和马腾一旦失去威望,结果也是很可怕的。

    韩文约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其人犹豫片刻,也不知道是出于侥幸心理,还是终究不甘,其?#35828;?#24213;是?#31456;?#21521;前,试图稍作对抗。

    而韩遂毕竟是统领凉州十载之人,此时出面,也是让台下渐渐安静下来——人人都想听听他怎么说。

    “诸位凉州子弟。”韩遂在台上与赵昂并排?#31456;?#32780;?#23613;!?#25206;风赵、北地傅、敦煌盖,虽然一直与朝廷关?#30331;?#23494;,也各有所属,但到底是咱们凉州自己人,所以他们三位今日出言指责我,我也?#36824;幀?#20294;我韩遂还是想辩驳一下,想请?#25163;?#20301;一句……之前多年,固然是我与龙骧将军分领凉州,可我二人待六郡子弟,难道称得上刻薄吗?#20426;?br />
    此言既出,台下又是议论纷纷,?#36824;?#22914;何韩遂和马腾到底是统治了凉州许久,又怎么可能没有半点威信呢?

    其中韩遂年轻?#26412;?#26159;西凉名士,州中俊才,治理地方的基本能力总是不缺的;马腾也不差,他这个人性格敦厚,待人以宽,同时在北面还多次击退了西?#32943;时?#30340;骚扰,也是?#34892;?#20154;心基础的。

    见到众人态度微妙,韩遂不禁稍微松了口气,?#20174;?#25243;出了一个关键问题:“其实,若是诸君觉得我与龙骧将军不足以治理凉州,那也无妨,我二人又有什么可说的呢?我可以将家人送到邺城,然后去车师做平西将军、臧州牧、西域都护;龙骧将军可以去长?#19981;?#32773;邺城做一任九卿,听说还可以加县侯,他的长子马孟起如今在卫将军军中也很得用……换言之,我们二人无论如何都少不了公侯万代的,可你们呢?卫将军一旦入凉州,他?#38405;?#20204;难道会有我与龙骧将军?#38405;?#20204;好吗?#20426;?br />
    台下愈发嘈杂,韩马二人下属更是?#27809;脑耄?br />
    “请龙骧将军为盟主,统领六郡!”

    “可以在青山、射姑山聚险屯兵,抵抗并州、陕州的两万军!”

    “守住临洮,南面也不为惧!”

    “西?#30446;?#20840;然无力,武威道路狭长,他们想出兵?#24598;?#19981;及,根本不用管西面!”

    “打汉阳!让龙骧将军做盟主,虎牙将军做副盟主,咱们聚兵十万去打汉阳!”

    “任他几路来,我只一路去!”

    “活捉白马贼!”

    “打入长安城,虎牙将军做天子,龙骧将军做相国!”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台下口号越来越离谱,韩遂在台上听得头皮都发麻,也不知道这些人是自己下属还是公孙珣派来的间谍,于是赶紧纠正:“非是此意!非是此意!主要是凉州上下须得进退一致……若是大家团结一致,咱们可以借此问问卫将军,我二人不提,他到底准备如何待凉州?#38752;?#26377;章程?#24656;?#26159;这个意思!”

    “卫将军若入凉州,必然要远胜虎牙、龙骧两位!也早有章程!”韩遂刚刚说完,台上某处便忽然有一个略显古怪的口音响起,偏偏又因为众人都在噤声听韩遂说话,所以显得响亮至极,一时引得台下不少人发笑。

    ?#36824;?#38889;遂却是明白,这是南方口音,而其人回过头来,见到是庞德身后一名一直未开口年轻文士张口所言,便不由?#26377;Γ骸白?#19979;一个外地人,为?#21355;次?#20204;凉州大会?#20426;?br />
    “我乃卫将军麾下义?#24736;?#21697;文书,九江蒋干!”其人也不怕生,而是兀自打马越过庞德向前,昂然相对。“诸位在此议论卫将军,卫将军早料?#25509;?#27492;问,便以在下为使者,以作解答……虎牙将军若是以为卫将军之使不能立马于此,便将我?#35835;?#20415;是,否则便请让我立马于此,替卫将军告知凉州豪杰,他将?#25105;?#27835;凉州!”

    韩遂与马腾面面相觑,却不敢反驳,而台下也是一时安静,人人都翘首去?#27425;?#23558;军的使者。

    ?#36824;?#24403;蒋干昂然向前,与赵昂并马以对台下诸多凉州人?#24656;?#26102;,?#24418;?#24320;口,台下有人见他在台上边沿骑马小心,便忍不住开口嘲讽:?#30333;?#19979;至此,是要来做说客的吗?要我说,你一个淮南小子,只会乘舟,不会骑马,如此?#37327;啵?#20309;妨让你身边赵氏子继续说话?还是说卫将军觉得他麾下凉州人不会说话呢?#20426;?br />
    “首?#26085;?#20301;兄台说的不错。”蒋?#25797;?#24378;立住胯下战马,继续扬声以对。“诸位都是凉州豪杰,而在下一个淮南人,?#28193;?#39118;沙至此,?#37327;?#33267;极,不是来替卫将军做说客的又是来做什么的呢?#24656;?#20110;为?#25105;?#22312;下来说,乃是卫将军心中清楚,诸位凉州豪杰多以刀马立身,善战不善言,善事不善论,所以才专门遣我至此!?#36824;?#25105;来做说客,却不是来说虎牙、龙骧二位的,因为卫将军已经与两位开过了条件……”

    “那你是来说谁?#20426;?br />
    “来说诸位,来说凉州!”蒋干奋力而对。“区区马腾、韩遂,何足代称凉州?凉州十一郡国,城邑过百,汉、羌、氐、?#26102;?#30334;族混杂,豪杰何止千万,欲说凉州,自然要与诸位直面……”

    “凉州豪杰俱在此处不错,可你又有何资格以一人对凉州全州?#24656;?#26159;因为你是卫将军的使者吗?#20426;?br />
    台下又有人出言相对,韩遂眼尖,看到是汉阳(天水)四族之一,所谓姜、阎、任、赵中姜氏一族中?#31456;?#24180;轻一代的姜叙,再加上之前出言的其族弟姜冏,立身于蒋干身侧以作保护的赵昂,也是不?#23665;?#28176;心冷。

    汉阳,或者说天水,历来是凉州最发达的一郡,所以豪族聚居,当年公孙珣挟破董之威,强行要走半郡,继而?#30452;换?#29995;嵩经营妥当,渐渐拿走整郡,也是让凉州从整体概念上大幅度倾向了中央,或者说,倾向了公孙珣。

    但事到如今,后悔已然无用……之前哭都哭了,还想如何?

    “卫将军之使,不足以对凉州全州吗?#20426;本?#22312;韩遂胡思乱想之际,身侧蒋干却已经在队友的默契配合?#24405;?#32493;了他的表演,其人居高立下厉声呵斥,宛若呵斥三岁孩童。“若是光武重生,你们是不是也要再问一问,世祖光武的使者有没有资格对凉州全州呢?#20426;?br />
    此言一出,饶是韩遂心里明白对方是在表演,也还是不由心神为之一夺。

    非只如此,台下台上诸多凉州豪族,包括出言相对的姜氏兄弟,包括蒋干身侧的赵昂,包括被诸多北地羌族首领簇?#24213;?#30340;傅干、盖顺,包括位于蒋干身后的马腾,俱皆愕然。

    整个凉州全州豪杰,胆气居然一时为一名淮南书生所夺……当然,他们不是在畏惧一个淮南书生,而是在畏惧那个已成光武之势的卫将军!

    讲实话,虽?#20976;?#19979;传言越来越多,但将公孙珣比作刘秀的说法,还真是第一次听闻。而且这话,蒋干肯定没有和那些汉阳(天水)豪族的年轻子弟们打商量,而是真的临场发挥。所以,便是那些汉阳(天水)豪族子弟,也纷纷失色。

    “都说凉州自汉初便叛乱不断。”蒋?#20260;?#25163;握住缰绳,继续睥睨相对。“那在下?#20197;?#38382;一句……光武在时,凉州便叛了吗?凉州?#36951;?#21527;?!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一治一乱,两百年出一圣人,今卫将军鞭笞天下,有吞并四海之意,你们这些在汉时受尽了苦的凉州人不?#27809;?#20026;其前驱,一改凉州旧风,反而在此随两个渭水败军之将?#33041;?#20570;戏,真还以为还是在跟昔日那群洛阳蠢材作对吗?#20426;?br />
    蒋干自由发挥,反而气?#31080;?#20154;,论?#25300;?#27700;一战,脊梁骨都被打碎的韩遂、马腾俱不?#20063;担?#35828;起将来前途,姜、赵、傅、盖,还有本该出声的杨秋族弟杨阜也哑然无语……很显然,蒋子翼已经完全不用人捧哏帮忙了。

    其人环顾左右,继续在马上相对:“你们不是问卫将军?#25105;?#27835;凉吗?此事易尔!汉室视尔等为边鄙,轻视尔等,可我家卫将军出身辽西,常自称匹夫,又怎么会因为你们出身边地便歧视你们呢?汉室以羌汉混居,常不加辨别,擅加屠戮,可卫将军却视羌汉一体,凡羌人、氐人,乃至于?#26102;?#20154;,能言汉话,?#29238;?#27721;姓便可编户齐民……非只如此,尔等可知,邺下大学中是有改姓的?#26102;?#20154;、匈奴做大学生的,而且那个姓慕容的?#26102;?#20154;毕了业,已经去做了七品县令?我家卫将军连?#26102;?#20154;都能容,为何不能容汉化更甚的羌人、氐人?#20426;?br />
    台下一时骚动。

    “凉州羌汉混居,早就一体,氐人归汉,躬耕汉地三百年,更是早早改姓,与汉?#36865;?#20840;无二,你们以为卫将军不知道吗?这些事情,我一个淮南人是不知道的,但是卫将军亲口告诉了我。”蒋干继续言道。“他临行专门有言,让我转达诸位……”

    台下忽然又迅速安静下来。

    “卫将军说,他以为凉州有今日,一在凉州人出仕受歧视,使上层不能与天下合流如一;二在凉州汉、羌、氐三族杂居,底层实际合流,中层相互冲突,而汉室傲慢,不能?#21335;?#26131;张,公正处置,又只以堵不以疏,从而使凉州内部羌乱不断;三在汉室至此已经近四百年年,吏治实际全盘崩坏,故下层百姓无论羌汉,?#30452;?#21463;盘剥之苦,难以维生……除此之外,战乱不断,又使得西域商路断绝,从而民生愈苦。”蒋干在一片寂静之中侃侃而谈。“故此,我家将军让我问一?#25163;?#20301;,如果他?#25954;?#20174;这四件事入手,接纳凉州豪杰公平入仕;许羌人、氐人改姓归汉,视底层百姓为一体?#30343;?#29702;吏治;去除军阀、清畅商道,那你们可以不?#23665;?#20937;州十一郡百余城邑千余部落拱手奉上,拜他为主,让他?#27425;?#19968;为凉州事呢?#20426;?br />
    台下不止一人本能欲言,?#20174;?#19981;知道从何说起。

    而蒋干见状,?#20174;?#22833;笑,并以手指身侧韩遂而言:“诸君,卫将军的诚信你们应该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唯独要专门再问一问……我家将军若如此来做,无论如何,总?#28982;?#29273;、龙骧两位治理要好吧?#20426;?br />
    台下依旧难言。

    “当然,卫将军还说了。”蒋干?#20174;?#26114;首睥睨而笑。“若凉州诸君信?#36824;?#20182;,也是乱世中寻常之事……但要那样,还请不要犹豫,即刻聚兵去攻汉阳便是,他就在彼处等诸位,而诸位若不敢去,他便要亲自再来榆中!唯?#21202;接?#19981;战,降又不降,一群所谓豪杰汇聚一处,只知?#33041;?#20182;人为己前驱,反而一事无成,岂不是像女子一样可笑?!”

    台下大肆喧哗,不少人拔刀喝骂。

    而蒋干眼见台下白刃纷纷,却也不惧,反而拱手赔罪,冷笑再对:“在下错了,此言不佳尔……在下?#28193;?#39118;沙至此,亲眼所见,凉州女子持矛敢战,扶机能织,上马可开弓,下马可耕田,哪里是诸位豪杰能比的呢?若强拿诸位豪杰来比,未免显得诸?#33618;盖住?#22971;子、姐妹无能!”

    言罢,其人理都不理身侧早已经面色煞白的韩遂,与愈发混乱的台下情形,直接在赵昂的护送下回到庞德身后。

    ?#30333;右?#36807;分了。”庞德也?#34892;?#24868;愤然。“凉州还是有不少豪杰的,如?#25991;?#36825;么奚落我……奚落他们?#20426;?br />
    蒋干笑而不语。

    其实,蒋?#23665;?#26085;的表现确实?#34892;?#36229;纲了……他的任务本来是确保韩遂不能再此煽动一次联盟而已,而这个任务由于有天水豪族外加傅干、庞德、盖顺三?#35828;?#37197;合其实非常简单,这才有了一些即兴发挥。

    这一晚,凉州豪杰如意料之?#24515;前?#26080;果而终各自散开且不提,另一边,之前结为义兄弟的韩遂与马腾却也终于在晚宴后坐下来坦诚一会,双方架起牌桌,摆上动物牌,抽?#31080;?#22823;小?#37027;?#27491;所谓,龙?#28982;?#22823;,牛比猪大,马比羊大,牛马胜猪狗,龙虎通吃一?#23567;?br />
    而这个时候,韩遂才真正绝望,因为马腾不但?#31080;?#20182;好,人比他想象的要软弱许多。

    “义兄,俺准备降了。”一对牛马组?#26174;页?#21435;,马寿成绝对坦诚。“打也打?#36824;?#19981;降干啥?#20426;?br />
    手握一?#20998;?#21644;一只鼠的韩遂欲言?#31181;梗?#19968;字不发。

    其实,韩遂很理解,甚至很羡慕马腾的这种心态……马腾这个人作为汉羌混血,出身太低了,而且少年家贫,性格宽厚,所以权力欲天然低许多,那么逻辑到了他这里就简单直接多了……既然军事上看不到希望,那就降了呗!

    卫将军又不是没有给他马腾开条件,给一个九卿或者差不多的荣誉职衔,加个县侯,赐钱荣养,然后他剩下的两个儿子一个侄子,马休、马铁、马岱,不想上学就全都入义从,也就是无歧视高起点进入邺城的人?#30424;逑的凇?br />
    那还有啥可说的呢?就降了呗!

    “义兄呢?#20426;?#21448;是一轮牌过去,马寿成摊开一对龙蛇,强吃了对方一对牛羊后,忍不住追?#21183;?#26469;。

    “我再看看。”韩遂想了半日,也只能如此回答。

    我再看看,这是韩文约白日对庞德说过的话,也是晚宴时对自己亲近下属说过的话,如今面对马腾,他还是这句话。

    翻译过来,其实就是——我准备坐以待?#23567;?br />
    这种举动看起来很愚蠢,甚至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但却总有人不停的重蹈覆辙……之前孔融在青州,面对?#24179;?#21644;袁绍时也是这种举动,是真的愚蠢吗?

    或许是,但更多的是无奈。

    说白了,类似处境下,主动迎战没有胜利希望;逃跑又没地方跑;去死呢,大概也是不舍得的;最后,又不?#24066;?#25110;者不?#25954;狻?#19981;能投降……那么不战、不降、不逃、?#20976;?#30340;情况下,不是坐以待毙又是什么呢?

    而且坐以待毙也是一种人生态度嘛,说不定就时来运转了。

    你就好像人家孔融,最起码面对?#24179;?#26102;坐以待毙的策略就很成功,他孔文举没败呢,?#24179;?#23601;先被袁绍从后面给一口吃了;然后袁绍来了继续坐以待毙,袁绍照样没砍了他,而是送到长安享福去了。

    换到韩遂这里,可能类似情形发生的希望过于渺茫,但总比没有强吧?

    说不定,今天晚上公孙珣就在陈仓看上谁谁谁的小妾,结果引发叛乱,水土不服死了呢!

    说不定,明天曹刘就开战,直扑官渡了呢!

    说不定,后天长安就发生政变,天子就跑了呢!

    ?#26087;?#19981;许他坐以待毙?

    而正如韩遂很理解马腾一样,马寿成也是很理解韩文约的,大家都是类似处?#24120;?#26080;外乎是能不能过那个坎而已,于是其人明白对方心意以后,微微颔首,再?#24525;?#24320;一对龙虎牌,便了结了此局。

    “事已至此,愚弟就不多留了。”马腾将对方压上的玉佩从容取走,?#20174;制?#36523;与自己义兄正式告别。“反正卫将军进军,总要先处置我,义兄再观望一二,也不是不?#23567;?#21482;是?#19978;В?#36825;次一别,我就要去邺城,兄长要?#27492;?#35201;么去车师,咱?#20999;?#24351;再见面?#24187;?#22256;难!以此一拜,以作兄弟之义!”

    说着,马腾在桌旁随手一拜,便兀自出门而去了。

    韩遂坐在牌桌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等对方都走入院中后,方才忍不住扬声以对:“赢了就走,还是夜路,小心遇到劫路之匪!”

    马腾也不?#25512;?#36965;遥回应:“若如此,就当是散财了。”

    韩遂彻底无言。

    话说,马腾眼见着联盟不成,情知军事反抗毫无意义,便下定决心回安定郡整军投降,而其人深夜而走,第二日?#24418;?#20415;到达了汉阳郡的勇?#32943;亍?#20854;实,这就是榆中的特殊地理意义了,榆?#24515;?#26159;汉阳(天水)、安定、金城、陇西?#30446;?#30340;交界处,又挨着黄河,乃是西凉一等一的核心之地……然后稍作歇息,便准?#22797;?#36807;勇?#32943;兀?#20877;向东进入武威祖厉县,再向东穿过逢义山,就能进入安定,届时公孙珣应该也已经从陈仓动身,正好可以引军南下,?#25512;?#29983;财。

    没错,投降也是有说法的,不把自己的军事实力摊出来,不把自己的坦诚态度表达出来,也不能卖个好价钱是不是?

    九卿?#24515;?#20040;多官位,也有好听不好听的,而且若是能做执金吾或者城门校尉不比九卿好吗?

    赐钱更是会有巨大的悬殊,谁嫌钱多啊?

    然而,打着如此算盘的马寿成引着自己侄子马岱和五六百亲卫,离开勇?#32943;?#22478;,再度动身以后,当日晚间却在城东面汉阳、武威交界处的一个牧?#20998;性?#36935;到了一个意外之人——他的长子马超带着一曲邺下幽州突骑在此相候。

    讲实话,马腾一直不待见自己这个儿子,但毕竟是亲子、长子,而且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家产、基业可言了,反而是多年未见,?#24187;庥行?#24778;喜。另一边,马超也毫不犹豫,引众下马,来到马腾身前跪拜行礼,口称大人。

    双方皆大?#26029;玻?#20415;在牧苑这里野营露宿,饮酒烤肉。

    “难得你有此孝心,还知道专门?#21019;?#20505;我。”篝火?#24076;?#33073;了甲胄的马腾望着已经成年加冠、身材极似自己的长子,也是格外感慨,连连拍起对方肩膀夸赞。“刚刚加冠便能领如此雄壮的两百甲骑,将来前途也是极大的。”

    “没办法,身为家中长子,在此关键之时怎么能不为家族考虑呢?#20426;?#39532;超闻言一?#20572;?#20498;是不由低下头去。“至于说前途,虽?#36824;?#23385;老夫人和卫将军也都高?#27425;?#19968;眼,可军中豪杰太多,想要建功立业未免艰?#36873;!?br />
    “我知道你担忧什么。”马腾捻须随意而道。“你且放心,我决心已定,这次回去就整备兵马降服于卫将军,从今往后你非但不再是?#39318;?#20043;身,反而在邺下会有家族支持,前途一定远大……”

    “其实,小人此行正为此来。”马超继续低头而言。

    “我知道。”马腾继续失笑。“你是怕我万一想不通,起?#35828;?#25239;之意,弄的父子战场相对……其实,我哪有那?#21019;潰?#21355;将军要亲出汉阳,镇西将军要引两万众出北地,凉州北三郡俨然是前期主攻方向,韩遂可以再等等,我是半点都不能犹豫的。”

    马超微微颔首,?#20174;?#25260;起头?#27425;?#24494;摇头,篝火之下,其人面色稍显腼腆:“大人此言一半对,一半不对……”

    ?#26114;我猓俊?#39532;腾一时好奇。

    “局势确实如此,但我总觉得咱们父子可以有个更好的法子。”马超恳切而言。“一来不耽误父亲在邺城享福,二来也可以让父?#23383;?#25105;一臂之力,在凉州以成大功!”

    “怎么说?#20426;?#39532;寿成愈发好奇。

    “大人,凉州军功无外乎是你与韩遂罢了,你说我若能求得其中一人,献给卫将军,以卫将军?#22836;?#20998;明的姿态,怎么也能一跃成为千石司马了……这可是一个大坎!”马超愈发恳?#23567;?br />
    “我懂你的意思了。”马腾闻言登时醒悟。“你说想让我将这五六百骑一并给你,然而你打着我的旗号去偷袭榆中对吧?#20426;?br />
    ?#21834;?br />
    ?#20843;?#20026;父直言,”龙骧将军马寿成摇头而?#23613;!?#25105;儿还是?#34892;?#33258;以为了,榆?#24515;?#26159;凉州重镇,韩文?#23478;?#30693;道万一迎战?#35828;?#26368;为紧要,便在榆中放了足足四五千众,俱是他本部精锐,如此雄城,当年朝廷发十万军,以董卓、孙坚为将都打不下,何况是你领着七八百骑兵呢?#20426;?br />
    “儿子不是这个意思。”马超愈发显得腼腆起来。“儿子也没想过去碰榆中坚城……”

    马腾微微一怔。

    “父亲大人。”马孟起伸出铁钳一般的双手?#27425;?#20303;自己亲父双手,跪地恳切相对。“你说,我若是把你献给卫将军,岂不是天大的功劳吗?#20426;?br />
    马腾一时没有?#20174;?#36807;来,旁边一直听的有趣的马岱却慌忙起身握刀,但依然不敢拔刀,不仅仅是因为这是他堂兄和叔父之间的家庭伦理事端,更重要的是,此时他才注意到自己堂兄所部居然全都没?#34892;都祝?#32780;且隐隐将自己这三人给人围住了。

    另一边,马超没有理会马岱,只是跪在地上,继续恳切相求:“父亲大人想一想,以卫将军的大度,你无论是投降过去还是被绑去,反正结果都只是在邺下享福而已,该有的待遇都还会有,并无太大区别;可我有没有擒住你,却是关乎咱们扶风马氏的将来……两个弟弟,还有阿岱,他们将来的前途不都还是要靠我?既如此,父亲大人何妨?#37327;?#19968;遭为儿?#28216;?#38138;一铺路?而且我也不瞒父亲,这个道理不是我一时想出来的,而是早在昌平的时候就忧虑前途,彼时恰巧有个叫王粲的与我一同长大,常常替?#39029;?#20027;意,他当日随口一言,说若有今日一事,便该如此,而我却记在心里许多年了!”

    马腾被自己儿?#28216;?#20303;双手,居然不能反驳。

    ————我是?#22797;?#23376;孝的分割线————

    “是以周、郑交恶,汉高请羹,隗嚣捐子,马超背父,其为酷忍如此之极也。?#34180;?#27721;末英雄?#23613;?王粲t21902181{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中超积分榜恒大对上港
中超风云下载 中超足球官网直播360 2011中超积分榜排名 2014中超颁奖典礼 鲁能中超赛程 中超直播网360 2016年中超赛程表下载 中超直播表 2017中超积分榜最新排名 中超足球赛直播 2018中超最新排名 2018中超联赛积分 中超海报 中超预备队2018积分榜最新 江苏中超电缆股份有限公司
新浪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期 拉齐奥vs都灵 金黄时代登陆 排列三走势图彩吧 云南快乐10分口诀 轩辕传奇视频 全球虚拟货币排行榜前十名 老鹰vs鹈鹕推荐 加州快乐8开奖